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阿里彩票官网 > 小说 > 最从容计划

最从容计划

文章作者:小说 上传时间:2019-10-03

达娜。埃文斯是个军团娃娃,一个从基地到基地地旅行的军事指导员陆军上校的女儿。达娜十一岁时,已经在五个美国城市居住过,到过四个国家。她和父母搬到过马里兰州的“阿伯丁验证场”,乔治亚州的“本宁顿堡垒”,得克萨斯州的“胡德堡垒”,堪萨斯州的“莱文威热堡垒”,新泽西州的“蒙默思郡堡垒”。她去过日本“扎马营地”的军官孩子学校,德国的“契姆西”,意大利的“达比营地”,和波多黎各的“布加勒堡垒”。 达娜只是个孩子,她的朋友们都是军职人员,他们的家庭在各个不同的岗位驻地。她是早熟的,愉快的,外向的,然而,母亲担心达娜没有正常的童年。 “我知道,每六个月搬一次家,对你一定是极艰难,亲爱的,”母亲说。 达娜迷惑不解地看着妈妈:“为什么?” 只要达娜的父亲被指派到一个新岗位,达娜就会非常激动:“我们又要搬家了!”她会大叫起来。 遗憾地是,虽然达娜把不断地搬家视为享受,可母亲厌烦。 在达娜十三岁时,妈妈说:“我不能再像个吉普赛人一样地生活了,我要离婚。” 听到这个消息,达娜惊恐不安。不是因为到了离婚这个程度,而是存在这样一个事实:她不能够更多地随父亲绕着世界旅行了。 “我会在哪里生活?”达娜问妈妈。 “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克莱尔蒙特。我出生在那里,那是一个美丽的小城镇,你会爱上它的。” 至于克莱尔蒙特是个美丽的小城镇,达娜的母亲是对的,而她错在,以为达娜会爱上它。克莱尔蒙特在洛杉矶郡圣。加百利山脚,有三万三千人口。那里的街道排列着葱郁可爱的树木,拥有令人感觉魔幻般有趣的学院社区。可达娜不喜欢。从一个世界旅居者,到在一个小小城镇安居,这种变化引出了严峻的文化震荡问题。 “我们将要永远生活在这里吗?”达娜沮丧忧郁。 “有什么问题吗,亲爱的?” “这对我来说太小了,我必须要一个更大的城市。” 达娜上学的第一天,愁眉苦脸地回到家里。 “发生什么事了?不喜欢你的学校吗?” 达娜抱怨,叹息:“没什么,只是那里充满了小孩。” 妈妈大笑:“他们要那样熬过,你也要。” 达娜在克莱尔蒙特继续上高中,成为校报《猎狼派》的一名记者。她发现她喜爱报纸工作,不过,缺少旅行仍令她感到失落。 “等我长大了,”达娜说,“我还是要到世界各地去。” 达娜十八岁时,进了克莱尔蒙特“麦肯纳学院”,主修新闻专业,成为院报《论坛》的一名记者。第二年,做了报纸编辑。 学生们不断地来找她,支持她。“我们女学生联谊会下星期要办一个舞会,达娜,你可以在报纸上提一下……?” “星期二,辩论俱乐部有个会议……” “你可以回顾一下戏剧俱乐部上演……?” “我们必须为新图书馆筹集资金……” 工作没有止境,可是达娜非常地享受,在这片阵地上去帮助别人,她喜欢。到了高年级,达娜决定要从事新闻职业。 “我将能访问世界上所有的重要人物,”达娜告诉妈妈,“那将是史无前例地哟。” 达娜在长大,可年幼的她只要一照镜子,就会变得沮丧——太矮,太瘦,太扁平。其他的每个女孩都是令人羡慕地漂亮,有一种加利福尼亚味,“就我是一个‘丑小鸭’,”她垂头丧气地想。她因此做了个决定——避免照镜子。要是达娜照了镜子,她就会了解到,在十四岁的年纪,身体开始发育,在十六岁时,她已变得非常有吸引力,当十七岁时,男孩子们开始认真地追求她了。她有自己渴望的心形脸,大大的充满好奇的眼睛,可爱又含有挑战性的沙哑的笑声。 自从十二岁那年,那么想失去童贞开始,达娜就出名了。她幻想着:那将会是,一个美丽的点缀着月光之夜,岛屿有些朦胧,洋溢热情,波浪轻轻拍抵着海岸,背景中乐曲声声缠缠绵绵,一个英俊的,久经世故的陌生人走近她,深深地直视她的眼睛,看进她的灵魂。他把她拉入怀中,默默无语,温柔地携她走到一株临近的棕榈树前。他们脱去装裹,做爱,此时,背景音乐奏响至高xdx潮。 而实际情况是,她在一辆老式雪佛兰牌汽车后面失去了童贞。那是在一次学校的舞会之后,与一个瘦削的十八岁红头发男孩,叫某道宾,和她一起在《论坛》工作。他把他的戒指送给她。一个月过后,他就与他的父母搬到密尔沃基。自那以后,达娜再没能听到他的消息。 在获得新闻学士学位从大学毕业前那个月,达娜去到当地报社《克莱尔蒙特调查》,寻求一份诸如记者的工作。 人事办公室的人检查了她的履历:“那么,你曾是《论坛》编辑了,呃?” 达娜小心翼翼地微笑:“对。” “那好,你很幸运,现在正好有一小段速记,我们就让你试一试。” 达娜发抖了。她已经准备了一份国家列表,以为会适用的:俄国……中国……非洲…… “我知道,我不能像一个外国通讯记者一样地开始,”达娜说,“但是一——就——” “好吧,你在这里要做的工作就是兼做勤杂工作的办事员。早上,给编辑们上咖啡,他们喜欢浓一点的。顺便,你要守着印完新闻印刷。” 达娜震惊地盯着他:“我不能——” 他朝她倾过身,皱着眉:“你不能什么?” “我不能告诉你我有多么高兴,得到这份工作。” 记者们都称赞达娜的咖啡,她成了有史以来最好的信差。她每天工作得很早,同每个人交朋友,总是热心于帮助别人。她知道那是获得成功的途径。 可问题是,到了六个月末,达娜仍然是个兼做勤杂工的办事员。她去找总编辑比尔。克罗葳尔。 “我真地认为我准备好了,”达娜认真地说,“如果你派给我一个任务,我会——” 他连头也不抬:“还不可用。我的咖啡凉了。” “不公平,”达娜想,“他们甚至不给我一个机会。”达娜听过一首诗,并坚定地相信它:“如果有什么阻拦你,或许,你还是避开它的好。”“噢,没有什么会要阻拦我,”达娜想,“没有什么,可是,我要怎样才能够开始呢?” 一天早上,达娜抬着一杯热咖啡路过无人电传打字机房,一台连接警察机关的扫描输出端正在打印发过来的一封电报。达娜好奇地走过去读: “联合新闻——加利福尼亚州克莱尔蒙特,今天早上,在克莱尔蒙特有一起诱骗企图,一个六岁男孩被一个陌生人劫持……” 达娜读了其余故事,兴奋地瞪大眼睛。她深深地呼吸了一下,从电传机上把这则新闻撕下来,放进口袋里。没有其他人看到过这个新闻。 达娜匆忙走进比尔。克罗葳尔办公室,气喘吁吁地说:“克罗葳尔先生,今天早上,在克莱尔蒙特,有人试图诱拐一个小男孩。他说要给他一匹小型马。那男孩想先要些糖,那拐子就带他到了糖果商店。可是店主认识那个男孩,便给警察打了电话,拐子逃跑了。” 比尔。克罗葳尔兴奋起来:“没有得到什么电报啊,你是怎么听说的?” “我——我碰巧在那个商店,他们正在议论那件事,还——” “我要找个记者立刻去那里。” “为什么不让我去顶替呢?”达娜很快地说,“糖果店的业主认识我,他会讲给我听的。” 他打量了达娜一阵,不情愿地说:“好吧。” 达娜采访了糖果店业主。第二天,她的报道出版在《克莱尔蒙特调查》首页,反响很好。 “那工作还不坏,”比尔。克罗葳尔告诉她,“都不坏。” “谢谢你!” 自从那次达娜独自在电传打字机房,差不多过了一个星期,又有一个新闻电传自联合新闻: “加利福尼亚州波莫纳:女子柔道教师捕获强xx未遂犯。” “好极了,”达娜断定。她撕下打印输出页,揉做一团塞进口袋里,匆忙去见比尔。克罗葳尔。 “我的老室友刚才打电话给我,”达娜兴奋地说,“她从窗子里看见,有个妇女击打一个强xx未遂犯。我希望去报导这件事。” 克罗葳尔注视了她一阵:“去吧。” 达娜开车到波莫纳,取得了对柔道教师的采访。再一次,她的新闻放到首页。 比尔。克罗葳尔叫达娜进来办公室:“你很想获得正规采访吗?” 达娜激动得颤抖起来:“好伟大!”她差不多要脱口喊出来,“这是开始,我的事业终于开始啦!” 在后来的日子,《克莱尔蒙特调查》被卖给华盛顿d。c。的《华盛顿论坛》。 当新闻社被出售的消息传出,《克莱尔蒙特调查》大部分职员惊慌失措——会缩减规模,会有些人要失业,那是必然的了。可达娜不那样去想,她想的是:“我现在是为《华盛顿论坛》工作了。”下一步合乎逻辑的想法便是:“我为什么不去它的核心部门工作呢?” 她走进比尔。克罗葳尔办公室:“我想要十天假期。” 他表现出无法理解地看着她:“达娜,大部分人围在这里,甚至不去洗手间,因为害怕回来时,他们的办公桌已经不在了。你就不担心吗?” “我为什么要担心?我是你所有记者当中最好的,”她充满自信地说,“我要去获得《华盛顿论坛》的工作。” “你是认真地?”他审视她的表情,“你是认真的。”他不由得长叹了一声:“好吧,试试去见见马特。贝克尔,他是《华盛顿论坛》社主管——报纸,电视台,电台,所有事的主管。” “马特。贝克尔,好。”

“要发生什么事了?”玛丽安问。 “别着急。”达娜告诉她,“你会得到保护的。”她迅速做出决定:“玛丽安,我们将要做一个实况访谈,我会把录音移交给联邦调查局。等我们一完成访谈,我就会让你离开这里。” 外边,有急速停车的刺耳尖叫声。 玛丽安匆忙走到窗前:“噢,我的上帝!” 达娜走到她身边:“怎么啦?” 西默。伦巴多正在下车,他看看房子,然后,朝门口走来。 玛丽安结结巴巴地说:“那就是——那——那个人,在卡尔被杀的那天,来这里找卡尔。我确信是他做的谋杀。” 达娜抓起电话,迫不及待地拨号。 “霍金斯先生办公室。” “纳丁,我必须要立刻跟他说。” “他不在,他应该会回来了,大约——” “那让我与奈特。埃里克逊谈谈。” 霍金斯的助手奈特。埃里克逊来接电话:“达娜?” “奈特——我需要尽快获得救助,我有一个爆炸性新闻消息,我想要你来保护我的生命安全,立刻就来。” “我不能那么做。”埃里克逊拒绝,“必须要汤姆批准。” “没有时间那么做了。”达娜发火了。 窗子外边,达娜看见西默。伦巴多朝前门口走来。 在新闻大篷车上,弗农。米尔斯看看表:“我们还要不要做这个访谈?我有约会。” 在屋子里边,达娜在说:“这是生死攸关的事,奈特,你必须要让我生,看在上帝份上,现在就要!”她砰地放下话筒,走到电视机前,调到六频道。 播放的节目是一个肥皂剧,一个年老的男人正在对一个年轻妇女说: “你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我,不是吗,克里斯蒂?” “事实上,我是太了解你了,那就是为什么我想要离婚,乔治。” “有其他人吧?” 达娜匆忙走进卧室,把那里的电视机也打开。 西默。伦巴多已经到了前门,开始敲门。 “不要开门。”达娜警告玛丽安。达娜查验确信她的麦克风开着。门上的敲击声更大了。 “我们出去。”玛丽安悄悄说,“后面——” 片刻后,前门被打破,西默冲进屋子,把门在身后关上。他在屋子里找寻两个女人:“女士们,我已经看见你们两个了。” 达娜不顾一切地朝电视机瞥了一眼。 “要是有其他什么人,那也是你的错,乔治。” “也许我是有错,克里斯蒂。” 西默。伦巴多从口袋里取出一支22口径半自动手枪,开始调节消音筒。 “不!”达娜说,“你不能——” 西默抬起枪:“闭嘴,到卧室里来——来呀。” 玛丽安喃喃自语:“噢,我的上帝!” “听着……”达娜说,“我们可以——” “我叫你闭嘴,现在出来。” 达娜看着电视机。 “我总是相信第二次机会,克里斯蒂,我不想失去我们曾经拥有过的——我们还能再拥有。” 同样的声音从卧室的电视机上传出回声。 西默命令:“我叫你们两个出来!让我们了结。” 在两个惊慌失措的女人试探着朝卧室走时,角落里摄像机上的红灯突然亮了,克里斯蒂和乔治的图像从屏幕上隐去,一个播音员的声音在说:“现在,我们中断节目,给你插播一段惠斯登地区发生的实况新闻。” 肥皂剧褪去,戈曼起居室突然呈现在屏幕上。达娜和玛丽安出现在前景,西默在背景。等西默在电视上看到自己时,他莫名其妙地停下来。 “什么——见鬼了,这是什么?” 在大蓬车上,技术员们看着新闻图像在屏幕上闪现。“我的上帝。”弗农。米尔斯惊骇地说,“我们还活着!” 达娜瞥了一眼屏幕,默默祈祷,她转脸面对摄像机:“这是达娜。埃文斯,从几天前被谋杀的卡尔。戈曼的家中给你报道实况。我们正在访谈一个人,他有一些关于谋杀的信息。”她转脸面对着他,“那么——你愿意告诉我们确切发生了什么吗?” 西默在那里呆立着,看着屏幕上的自己不能动弹。他惶恐地舔舔嘴唇:“嗨!” 从电视机里,他听到自己在说:“嗨!”接着,当他朝着达娜移动时,他看到他的图像也在动:“什么——见鬼了,你在做什么?这是哪出诡计?” “这不是诡计,是我们在播音,实况转播,有两百万人在看着我们。” 伦巴多看着他在屏幕上的图像,慌忙把枪放回口袋里。 达娜瞥了一眼玛丽安。戈曼,然后,又朝眼角里的西默。伦巴多看过去:“彼得。塔吉是谋杀卡尔。戈曼的后台吧,不是吗?” 在戴利楼里,尼克。里斯正在办公室里,一个助手匆忙冲进来:“快!快看这个!他们在戈曼的房子里。”他把电视调到六频道,图像在屏幕上闪现。 “是彼得。塔吉叫你杀卡尔。戈曼的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关掉见鬼的电视机,在我——” “在你什么?你要在两百万人面前杀我们吗?” “上帝呀!”尼克。里斯大喊起来,“快发出巡逻车去那里,快!” 在白宫的蓝屋里,奥里弗和珍目瞪口呆地正在看着“wte”电视台。 “彼得?”奥里弗愚钝地说,“这我不能相信!” 彼得。塔吉的秘书匆忙跑进他的办公室:“塔吉先生,我想,你最好打开六频道。”她战战兢兢地看着他,又匆忙走出去。彼得。塔吉迷惑不解地目送着她,拿起遥控器,按下键,开启电视。 达娜正在说:“……彼得。塔吉也要为克洛伊。休斯顿的死负责吗?” “有关那个,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必须去问塔吉。” 彼得。塔吉看着电视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不可能发生啊!上帝不会对我这样做啊!”他一下子跳起来,匆忙向门口扑去:“我不会让他们抓到我,我要藏起来!”可是接着,他又停下来:“去哪里?我能藏到哪里去?”他慢慢走回桌子,瘫倒在椅子里,等待着。 在办公室里,莱斯丽。斯图尔特正在震惊地看访谈。 “彼得。塔吉?不!不!不!不!”莱斯丽迅即抄起电话,按了一个号码:“莱尔,停止新闻报道!不必播放这个!你听到我说了吗?这——” 通过电话,她听见他说:“斯图尔特小姐,半小时前,报纸袭卷街道,你说过……” 莱斯丽垂头丧气地慢慢放回话筒,看着《华盛顿论坛》的头条大字标题:“对拉塞尔总统宣读谋杀授权”。 接着,她抬头看到墙上挂着的那幅首页画框:“杜威挫败杜鲁门”。 “你甚至会比现在还要著名,斯图尔特小姐,整个世界都将知道你的名字。” 明天,她将是世界的笑柄。 在戈曼家中,西默。伦巴多终于得出一个结论,他发狂地盯着电视屏幕上的自己说:“我要从这里出去。” 他仓忙扑到前门,打开。已经有半打车队厉声呼啸着停在外边。

就职演说典礼,阅兵,宣誓就职仪式结束,奥里弗渴望着开始任期。华盛顿d。c。可能是唯一一个完全投身于政治,沉迷于政治的城市,是世界权力网络中心,奥里弗。拉塞尔又是这网络中心的中心。似乎人人都行在一条道上,或者与另一个同盟政府牵联着。在华盛顿都市区域,有一万五千个说客和超过五千个新闻记者,他们都在悉心看护着政府妈妈的奶。奥里弗。拉塞尔一直记得约翰。肯尼迪诡诈的讽刺:“华盛顿d。c。是一个南方效率北方魅力的城市。” 上任的第一天,奥里弗和珍漫步白宫,他们熟知这些统计数据:132个房间,32间盥洗室,29个壁炉,3个电梯,一个游泳池,高尔夫球轻击场,网球场,慢跑场,锻炼室,掷马蹄铁游戏池,保龄球道,电影院,以及十八英亩美丽的管护地面。当然,这里面实际居住的只是一部分,正在被重新装饰。 “多像是个梦,不是吗?”珍触动感慨。 奥里弗牵着她的手:“我很高兴我们在分享,亲爱的。”他的话表明,珍已经成了他极好的伴侣。她一直在拥护他,支持他,同情他,他越来越感觉到自己在享受与她的相处。 奥里弗回到总统办公室,彼得。塔吉正等着见他。奥里弗的第一项委任,就是让塔吉做了他的参谋长。 奥里弗说:“我仍然不能相信,彼得!” 彼得。塔吉笑道:“人民相信,他们选举了你,总统先生。” 奥里弗诚挚地注视着他:“仍然是奥里弗。” “对,在我们单处的时候。不过,你必须认识到,从那一时刻起,你做的任何事都可能影响整个世界,你说的任何话都可能震动经济或者使环球上百个国家受到冲击,你比世界上任何人都有更大的权力。” 内部通信电话响起来:“总统先生,参议员戴维斯到。” “送他进来,希瑟。” 塔吉叹息了一声:“我最好还是走吧,桌子上文件堆积如山。” 门开了,托德。戴维斯走进来。“彼得……” “参议员……”两个人握握手。 塔吉告别说:“我以后再见你,总统先生。” 参议员戴维斯走近奥里弗的书桌,点点头:“这书桌十分适合你,奥里弗,我都无法告诉你,看见你坐在这里,我有多么真的震动。” “谢谢你,托德,我还要试着去使用它,我的意思是——亚当斯在这里坐……还有林肯……罗斯福……” 参议员戴维斯放声大笑:“别让那个吓着你,在他们染上传奇色彩之前,他们也只是像你一样的人,坐在这里,试着去做正确的事情。一开始,他们的屁股放在这个椅子上,也会使他们受惊吓。我刚刚离开珍,她正在七重天上呢,就要做伟大的第一夫人了。” “我明白,她已经是了。” “顺便说说,我这里有少许名单,不得不要和你讨论一下,总统先生。”重音“总统先生”是快活的。 “当然,托德。” 参议员戴维斯把名单轻轻放在桌子上。 “这是什么?” “只是我对你的内阁的几个提议。” “噢,好,我已经决定——” “我认为,你可能想先看一遍!” “不过,那不表明——” “看一遍,奥里弗,”参议员的声音变得冷酷而严厉。 奥里弗把头微偏着,眼睛迷起来看他:“托德……” 参议员戴维斯断然地举起一只手把他拦回去:“奥里弗,我不希望你有一点点想法,以为我试图把我的意愿施加给你,那样你就错了。我把这个名单整理出来,是因为我认为,他们是可以帮助你,为你的国家服务的最好的人。我是个爱国者,奥里弗,我并不为此羞愧。这个国家每样东西对我都很重要,”在他的声音里,有一种因激动而产生的哽噎,“每样东西。如果你以为我帮你进驻这个办公室只是因为你是我的女婿,你就大错特错了。我作战到底,确保你能到达这里,是因为我坚信,你是最适合这项工作的人。这才是我最关心的。”他在那张纸片上轻叩手指:“这些人能帮助你做工作。” 奥里弗坐在那儿,沉默不语。 “我在这个城市待了许多年,奥里弗,你知道,我听到过什么?没有什么比一个一任总统更悲哀的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在第一个四年里,对能做什么可使这个国家更好,他刚刚开始获得一个概念,他所有那些有待实现的梦想,刚刚准备去做——刚刚准备去真正地做得不同凡响——”他暂停了一下,用一种仿佛遗憾的目光,扫视了一眼办公室,“——就有其他人搬进来,而那些梦只能销声匿迹,成为悲哀地回想。不是吗?所有那些伴有豪华梦幻却只能服务一个任期的人,你知道吗,自从1897年麦金利就职,跟着就有超过半数的总统是一个任期?不过,你,奥里弗——我将会看到,你是一个两任总统。我希望你能够圆满你所有的梦。我将看到你再选。” 参议员戴维斯看看表,站起来:“我必须走了,我们有一次法定人数上访参议院。我会在今天晚餐时见你。”他走出门去。 奥里弗久久地目送着他,然后,伸出手拿起他留下的名单。 在梦里,米里亚姆。弗里德兰德醒来了,坐在床上,一个警察站在她床边,低头看着她说:“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们,是谁对你做了这些事。” “好。” 他从惊吓中醒来,浸透一身冷汗。 第二天一早,奥里弗就打电话给米里亚姆所在的医院。 “我恐怕没有变化,总统先生,”院长告诉他,“坦白地说,看上去还不太好。” 奥里弗吞吞吐吐地说:“她没有家,如果你不认为她将要成家,那样做会不会更人道——让她取消生命支持系统?” “我认为我们应该稍微再等待一段时间,看看会不会发生什么,”医生说,“有时候,也会出现奇迹。” 首席礼宾司长杰伊。伯金斯正在向总统作扼要说明:“在华盛顿,有一百四十七个外交使团,总统先生。蓝皮书——外交名单——列出了每个外国政府的代表及其配偶姓名。绿皮书——社交名单——列出顶级外交官,华盛顿常驻者,和众议院议员姓名。” 他递给奥里弗几张纸:“这是你可能将要接见的外国大使名单。” 奥里弗低头看着名单,找到意大利大使和他的妻子:阿提里约。毕可和森娃。“森娃,”奥里弗心里想着,率直地问:“他们要带妻子来吗?” “不,妻子们将在稍后才引见。我建议你先尽可能快地考虑候选人。” “好。” 伯金斯说:“我会试着安排在下星期六。所有外国大使将予以授权。你可能想要考虑用一次白宫宴会向他们致意。” “好主意。”奥里弗又瞥了一眼桌上的名单,阿提里约和森娃。毕可。 星期六晚上,“国宴厅”装饰着前来的各个外交使节代表国的国家旗帜。近两天,在阿提里约。毕可呈递国书时,奥里弗已经和他谈过话。 “毕可夫人好吗?”奥里弗问。 他隔了一下才说:“我妻子很好,谢谢您,总统先生!” 晚宴进行得很愉快。世界上最显赫的一些人们聚在这个屋子里。奥里弗一张桌子接一张桌子地同来宾畅谈,使他们都着了迷。 奥里弗。拉塞尔向三位女士走去——她们是社交界的卓著人物,与重要男士有婚姻,不过,在她们自己的权限内她们是吹鼓手,煽动者——“利奥诺……德洛丽丝……卡萝尔……” 正当奥里弗穿过屋子,森娃。毕可向他走来。她快乐地伸出手:“多好啊,我正在找呢!”她的眼睛熠熠生辉。 “我,也在,”奥里弗非常轻柔地说。 “我就知道你将要被选出,”她几乎是在耳语。 “待会儿我们可以谈谈吗?” 她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 宴会后,在豪华的舞厅里,伴着“海军乐队”的音乐有个舞会。奥里弗看着珍的动人舞姿,心想:“多美丽的女人,多曼妙的身材。” 那晚,无比地成功。 下一个星期,《华盛顿论坛》首页用大字标题发布:“总统被指控竞选活动诈骗”。 奥里弗不相信地盯着它,这是可能的最坏限度了。这怎么可能发生?接着,他突然明白,这事怎么会发生,答案就在面前,在报头:“出版发行:莱斯丽。斯图尔特”。 第二个星期,《华盛顿论坛》首页条目写着:“总统被怀疑伪造肯塔基州所得税申报书”。 两星期后,又一条新闻出现在《论坛》首页:“前助理计划对拉塞尔总统提起申诉控诉性骚扰”。 通往总统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推开,珍走了进来:“你看过晨报了吗?” “看了,我——” “你怎么可以对我们做这种事,奥里弗?你——” “等一等!你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吗,珍?莱斯丽。斯图尔特在背后,我确信,她贿赂了做这件事的女人,她企图报复,因为我为你抛弃了她。的确,她做到了,结束了。” 参议员戴维斯在电话上说:“奥里弗,过一个小时我要见你。” “我会在这里,托德。” 托德。戴维斯来到时,奥里弗在小藏书室等着。奥里弗站起来向他致意:“早上好!” “见鬼的早上好,”参议员戴维斯的声音里充满着怒火,“那个女人要毁了我们!” “不,她不会,她只是——” “人人都读了那该死的流言蜚语,人们相信他们所读到的。” “托德,这将会被淡忘——” “那不会被淡忘。你听到‘wte’今天早上的社论了吗?是有关谁将会是我们下一任总统的,你在名单最后。莱斯丽。斯图尔特要把你赶下去。你必须让她停下来。那头条是什么——‘地狱不得不愤怒……’?” “有别的寓意,托得,新闻自由,对于这个我们做不了什么。” 参议员戴维斯老谋深算地盯着奥里弗:“正好相反,有。” “你在说什么?” “坐下。”两个男人坐着。“显然,那女人依然还爱着你,奥里弗,这是她为你对她所做的而惩罚你的办法。决不要同一个买墨水成吨的人去争辩,我的忠告是讲和。” “那我要怎么做?” 参议员戴维斯看看奥里弗的胯裆:“用用你的脑子。” “等一下,托德!你在建议我——?” “我在建议的是,你要让她平静下来,让她知道你很抱歉。我是告诉你,她仍然爱着你,要是她没有了,也就不会再做这些了。” “确切地说,你期望我做什么?” “迷住她,我的儿子,你做过一次,你就还能再做一次,你必须取得她的谅解。这里星期五晚上,你会有一次国宴,去邀请她来。你必须说服她停止她所做的事。” “我不知道我要怎么才能——” “我不关心你怎么做,也许你可以带她去某个地方,你们能在那里做一次不受干扰地交谈。我在维吉尼亚有一处乡间别墅,那里很隐密。我要到佛罗里达去度周末,我已经安排珍和我一同去。”他取出一张纸和几把钥匙,递给奥里弗:“这是到别墅的路线图和钥匙。” 奥里弗惊讶地盯着他:“上帝!你都全部计划好了?那,要是莱斯丽不——要是她不感兴趣?要是她拒绝去?” 参议员戴维斯老谋深算地站起来:“她有兴趣,她会去。我们星期一再见,奥里弗,祝你好运!” 奥里弗心烦意乱,愣坐了很久,他想:“不,我不能再这样对她,我不应该。” 那晚,他们正在为晚餐穿戴时,珍说:“奥里弗,父亲要我同他去佛罗里达度周末,他将获得什么授予,我想他是希望能对总统的妻子炫耀一下。如果我去,你会很在意吗?我知道这里星期五有国宴,如果你希望我留下……” “不,不,你去吧,我会思念你。”“我将会思念她,”他想,“等我同莱斯丽解决了这个问题,我就会开始把更多的时间留给珍。” 秘书慌慌忙忙走进来时,莱斯丽正在讲电话。“斯图尔特小姐——” “你没有看见我在——” “拉塞尔总统在三线。” 莱斯丽不敢相信地看了她一阵,然后灿开笑妍:“好的。”又对着电话说:“我再给你打。” 她按下三线键:“你好!” “莱斯丽吗?” “你好,奥里弗,或者我应该叫你总统先生?” “你可以叫我任何你喜欢叫的,”他好轻快地补充,“还有——”一阵心潮澎湃的静寂,然后轻轻地说:“莱斯丽,我想见你!” “你确信这是个好主意?” “我非常确信。” “你是总统,我不能对你说不,我能说吗?” “别,如果你是有爱国心的美国人,星期五晚上,在白宫有一个国宴,请你来参加!” “什么时间?” “八点。” “好吧,我会在那里。” 她看上去极美,穿着长长的,黑色紧身的编织马夹式st。约翰长袍,前边用22k包金的按扣扣紧,衣服左边有一个暴露的十四英寸开缝。 奥里弗看到她的霎那时,记忆便如洪水般涌现出来。他狂喜地喊:“莱斯丽……” “总统先生。” 他拉起她的手来,是润湿的手。“这是信号,”奥里弗暗自揣度,“可是,意味着什么?紧张?愤怒?陈年的记忆?” “你来了我多高兴,莱斯丽!” “是啊,我也是。” “一会儿我们谈谈。” 她兴奋地对他微笑:“好啊!” 距离奥里弗的座位两张桌子远处,是一群阿拉伯外交官,他们中有一个黑黝黝的男人,一副刻板风蚀的外貌特征,那双黑黑的眼睛,像是在专注地凝视着奥里弗。 奥里弗俯身对着彼得。塔吉,轻轻地朝那个阿拉伯人努努头:“那人是谁?” 塔吉快速地看了一眼:“阿里。奥。富兰尼,他是一个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秘书。你为什么要问?” “没有理由。”奥里弗又去看了一眼,那个人的目光仍然聚焦在他身上。 奥里弗花了整个晚上在屋子里忙碌,使他的客人们感到舒适。森娃在一张桌子,莱斯丽在另一张。几乎快到整晚结束时,奥里弗才设法和莱斯丽单独待了一会儿。 “我们必须谈谈,我有许多话要告诉你,我们能在某处见见吗?” 在她渴望的声音里含有很微弱的踌躇:“奥里弗,也许,那才会更好,如果我们不——” “我在维吉尼亚州马纳萨斯镇有一个别墅,离华盛顿大约要一个小时,你会到那里见我吗?” 这一次,她直视着他的眼睛,不再犹豫:“如果你希望我去!” 奥里弗仔细描述过别墅的位置,激动地问:“明天晚上八点行吗?” 渴望和激动使莱斯丽声音嘶哑:“我会在那儿!” 第二天早上,在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一个会议上,中央情报局主任詹姆士。弗里希丢下一颗炸弹: “总统先生,今天早上我们收到话,利比亚正在从伊朗和中国购买各种原子武器。据强有力的传闻说,这些武器将被用于攻击以色列。消息确认还需要一两天。” 国务卿卢。沃纳说:“我不认为我们该等,我们现在就抗议,尽可能以最强有力的术语。” 奥里弗对沃纳说:“留意你能获得的其他消息。” 会议持续整个上午,一次接一次,奥里弗发现自己在想着和莱斯丽的约会。“迷住她,我的儿子……你必须要取得她的谅解。” 星期六晚上,奥里弗乘一辆白宫职员用车,由一个可以信赖的“特务机关”工作人员驾驶,前往维吉尼亚州马纳萨斯镇。他被强烈地取消约会的念头吸引着,然而,太迟了,“我的担忧没有理由,或许,她根本就不露面。” 八点钟,奥里弗留意着窗口,看到莱斯丽的车开进参议员别墅车道。他看着她下了轿车,走向入口。奥里弗打开前门,两人相对而立,看着对方默默无语。不知为什么,时间在他们面前消失得毫无痕迹,仿佛他们从来就没有分离过。 奥里弗首先找回他的声音:“我的上帝!最近那晚上,当我看见你……我几乎已经忘记你是多么美丽。”奥里弗拉起莱斯丽的手,走进客厅。“你想喝点什么?” “我不想要什么,谢谢你。” 奥里弗紧挨着她在睡椅上坐下:“我不得不问你,莱斯丽,你恨我吗?” 她晃若隔世地慢慢摇摇头:“是的,我想我恨你。”接着,又轻轻苦笑,“在一定程度上,我推测那是我成功的原因。” “我不懂,”他有些傻傻地看着她。 “我想要你回来,奥里弗,我购买报社,电视台,是为了可以攻击你。你是我曾经爱过的唯一的男人,当你——当你遗弃我,我——我不敢想我可以挺得下去。”她忍着欲流的泪。 奥里弗伸出手臂把她轻轻搂到怀里:“莱斯丽——”之后,他的嘴唇压着她的,他们激情地亲吻起来。 “噢,上帝,”她在矛盾的情感中挣扎,“我没期望会这样发生。”他们热烈地拥抱。他拉起她的手,领她走进卧室。他们开始为对方脱去衣服。 “快点,我亲爱的,”莱斯丽说,“快点……” 在床上,他们互相拥有,身体在接触,在回忆。做爱温柔,强劲,好像是初次发生。这是一个新的开始。他们两个躺在那儿,幸福,精疲力尽。 “那多滑稽。”莱斯丽想起什么,不禁笑起来。 “什么?” “我发布的关于你的所有那些可怕的东西,我那样做是为了要引起你的注意。”她紧紧地依偎着他,“我做的,不是吗?” 他也开心地裂开嘴笑起来:“嘿,我会假定。” 莱斯丽翻身坐起来,自豪地看着他:“我好为你骄傲,奥里弗,美国总统!” “我试图做非常好的那个,那真地对我很重要,我想做得不同凡响。”奥里弗看看表,“恐怕我得回去了。” “当然,我要让你先走。” “什么时候我会再见到你,莱斯丽?” “任何你希望的时候。” “我们必须要小心。” “我知道,我们会的。” 莱斯丽继续躺着,梦幻般地看着奥里弗穿衣服。 奥里弗准备离开时,弯下身来,说:“你是我的奇迹!” “你也是我的,你一直都是!” 他吻着她:“明天我会给你打电话。” 奥里弗匆忙坐上汽车,驶回华盛顿。“事情变化越多,待在同一点越多,”奥里弗想,“我必须要小心,决不能再伤害着她了。”他拿起汽车电话,拨通佛罗里达参议员戴维斯给他的号码。 参议员本人回了电话:“你好!” “是奥里弗。” “你在哪儿?” “在回华盛顿的路上。我不过是打电话告诉你一些好消息,我们不必再为那个问题烦恼了,事事都在控制之中。” “我无法告诉你听到这个我有多高兴。”参议员的声音中明显有一种摆脱烦恼的语调。 “我知道你是的,托德。” 第二天早上,奥里弗穿好衣服,拿起一份《华盛顿论坛》。首页是一幅参议员那个马纳萨斯镇乡间别墅的照片,下面的标题写着:“拉塞尔总统的秘密爱巢”。

本文由阿里彩票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最从容计划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