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阿里彩票官网 > 小说 > 这就理当如此了,小编跟你们去

这就理当如此了,小编跟你们去

文章作者:小说 上传时间:2019-10-08

图片 1 谋杀一条狼狗
  吴广强
  一
  一九八四年冬天的一个早晨,镇信用社主任刘家耀家的狼狗黑豹死了。按刘家耀的大儿子刘文化的话说是被人谋杀的。
  这消息风一样地搅乱了刘家营子早晨的宁静,这在村里是件大事。最早发现这事情的是村长刘栋。一早他去找刘家耀商量事情,轻轻地叩了几下门,院子里没有动静,平常不要说拍门就是经过刘家耀家门口,他家的那条大狼狗黑豹就“汪、汪……”地叫起来,然后才是刘家耀女人的声音:谁啊?可今天怎么了?刘栋有些纳闷,就小心翼翼地加重了手上力气在门上又拍了几下,半天,里面才传来女人习惯的声音:“谁啊?”“哎,奇怪了,您家的黑豹今天咋没叫啊?”刘栋隔着门缝向院子里瞅着大声问。“就是啊,昨晚上回来就没看到它,该不是出去打野了?”刘家耀女人说着就出来打开大门让刘栋进来。刘栋怕狗突然会从哪个角落里窜出来,畏畏缩缩不敢进来,说:“嫂子,你先喊一下黑豹有没有在狗屋里躺着?”刘家耀女人就喊:“黑豹,黑豹…..”喊了半天没应就向狗屋走去。刘栋在院子里谨慎地四处瞄了瞄,突然发现了金子一样地指着墙角喊:“嫂子,你看,在那儿!”
  刘家耀女人一路小跑奔向墙角,见黑豹四肢僵硬的被半吊在墙上,死了。她转身就向屋子跑去,嘴里嚷嚷着:“家耀,家耀,快起来看啊,咱家的黑豹被贼吊死了。”声音里带着恐惧的哭腔。
  刘家耀女人的哭喊像报丧的钟声一样地惊动了整个刘家营子。不到一个时辰带着一脸惶惑的村民们都赶来了,把刘家耀家的大门围得不透一丝儿风。刘家耀站在院子里脸色冷得像块生铁透着逼人的寒气,看到刘耀的脸色村长的脸色也变成生铁样,只是刘家耀脸上的寒气是因为自己的爱犬被杀的痛苦与自己的权威受到挑战后的恐惧从心理升腾到脸上的杀气,而村长的脸上的寒气是因为刘家耀家的狼狗被杀而产生的幸灾落祸的窃喜,他身为一村之长竟没能保护好刘家耀家的狼狗而怕被责骂的心理产生的一丝丝惶惑,那寒气就变的六神无主到处深浅不一地在众人脸上扫来弄去就有了几分滑稽和荒诞。刘家耀说一定要找出杀狗的凶手。刘文化说:“爸,要不要报案啊?”刘家耀说:“我经不起气的,一气把这事倒忘记了,文化,你赶紧去派出所找一下杨所长让他来咱家一趟。”
  刘小仓正在梦里训着自己养的一大群狼狗,喊卧倒那些狼狗就乖乖的卧下了,喊列队那些狼狗就乖乖地列队站得笔直像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刘小仓就笑了。刘家耀家的黑豹也在其中,刘小仓说你干的不错就封你一个连长干干,黑豹听到不但不以为然还竟然朝着他龇牙咧嘴起来,刘小仓就生气了说你想当团长啊那我干什么?还没说完黑豹已经冲他扑来,刘小仓见势不妙撒腿就跑,边跑边对着其它的狼狗喊抓住它抓住它。只见黑豹一个凌空就把他扑倒在地并狠狠地啃住了他的屁股。他一激灵醒了过来,看到刘快一边抓着他的屁股一边喊快起床快起床。刘小仓揉揉眼睛说:“什么事啊这么火烧火燎的?”刘快说:“赶紧去看看派出所的来了在调查黑豹的事。”
  刘小仓和刘快赶到刘家耀门前的时候,杨所长已经在狼狗死的地方勘察现场了。刘小仓和刘快迸着呼吸远远地看着不赶近前,尤其刘快总感觉杨所长在看着他,不觉间腿就哆嗦起来,刘小仓就骂:“瞧你没出息的熊样。”骂完才发现自己说话的嘴竟然也不利索了,看看周围仿佛有许多眼睛在盯着自己,尤其那杨所长的眼睛时不时向四周瞟一下,瞟得他心惊肉跳的难受,好象是专门对他瞟的一样,心里也就不塌实了。
  杨所长院里院外看了一会。对刘家耀说:“这狼狗是吃毒药的同时被钩子吊起来致死的。”刘家耀说什么人干的。杨所长说:“算了吧,一条狗不值得这么大动干戈的没完没了。”刘家耀不懂杨所长的话,就想问个明白,这时候派出所的一个警员骑着自行车赶过来对杨所长说局长要你去县城开会说是很急的。
  杨所长推上自行车要走的时候,刘家耀上前拉住了他说“杨所长杨所长,看在咱多年老朋友的份上你跟我说说到底是什么人干的?”杨所长急着赶路就丢下一句话说:“算了吧,是两个毛孩子干的,就别追究了,我还有事情我先走了。”
  看着杨所长的背影,刘小仓心里涌起一份感慨不免激动起来,对刘快说:“杨所长真是太伟大了,就冲着他对咱这样,咱以后保证不再干什么坏事了,对,不是坏事,是不在干让杨所长操心的事。”刘快说:“你说得轻巧,看没看到刘家耀一家人的脸色,就是杨所长放过我们了,刘家耀未必就会放过我们。”刘小仓说:“不放过又怎么样,抓不到证据咱就死不承认,打死也不承认!”刘快说:“你说杨所长咋就知道是两个小孩干的呢?真神了!”刘小仓思忖了半天说:“可能看到墙外的脚印了。”刘快说:“咱咋没想到呢?要知道这样咱换成大人的鞋就好了。”刘小仓说:“狗屁,知道尿床还一夜不是睡呢,现在说这个还有鸟用。”两人无话,低头怀着心事朝各家走去。
  杨所长一走,刘家耀宣布召开家庭及村干部会议,刘家耀说:“所长说是两个毛孩子干的,那到底是谁呢?”村长说:“杨所长不是说不要追究了吗。”刘文化说:“死的不是你家的狗,要是你家的狗被这样不明不白的被谋害了,你的心情就没这么轻快了。”村长说:“咱村的毛孩子多了,那可怎么找啊?”刘家耀就动气了:“就是因为不好找才开这个会!”刘家耀女人说:“昨晚还看见一个活蹦乱跳的物介今天说没就没了,想想心里真不得劲。昨夜我就听到黑豹‘呕儿、呕儿’地叫几声,我还以为是被跳骚咬了,谁知道是被歹人给害了呢?”说着竟要抹眼泪。刘文化说:“放心吧,我一定要找到谋害黑豹的凶手。”村长说:“是不是刘照干的啊?他经常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刘家耀说:“杨所长说了是毛孩干的怎么又往大人身上扯。”村长就不说话了。刘家耀说:“就凭刘照那平常看见我都低头哈腰的胆量,他敢!”刘文化说:“会不会是刘大剩?说不定是他指示谁家小孩子干的。”
  刘大剩是卖狗肉的,一天到晚走街串巷专门做那杀狗卖肉的营生。村长说:“最近听说他生意不太好,保不准是他干的。”正说着呢,门外就有了声音:“刘主任在家吗?”大家朝门外一看,正是刘大剩。刘文化就来了火气说:“刘大剩,你这生意红火啊都做到我家来了?”刘大剩感觉到气氛不对摸摸头说:“哪里啊?这不刚听说你家的狗被人那啥了才赶过来看看。”刘文化说:“是看看还是来探风的啊?我问你是不是你看上了我家黑豹雇小孩子做的?”刘大剩听到刘文化这么一说两条腿立马就软了,说:“你真会开玩笑,我对天发誓,我要有那个心,让我不得好死!”刘文化说:“当真不是你干的?”刘大剩说:“你就是给我三个胆我也不敢啊,我杀狗卖肉已经有十好几年了,你打听打听,我刘大剩什么时候做过这般丑事。”刘家耀早听得不耐烦了说:“既然不是你干的,你来干什么?”刘大剩说:“我来看看你家那狗是不是能卖给我?”刘家耀说:“不卖!”刘大剩说:“不卖留着啥用?”刘文化变了脸色说:“你怎么这般罗嗦,不卖就是不卖,快滚。”说着就把刘大剩向外推。刘大剩受了冷落心里极不高兴,嘀咕一句:“什么人家?这么不讲理,活该狗被杀了。”被刘文化听到了,说:“你再说一遍!”刘大剩说:“我没说什么没说什么啊。”说着就两条腿像生了风似地溜走了。
  本来这会开的了无眉目,现在被刘大剩一搅和,大家也都没有了心情,刘家耀说散会。
  要说刘家耀家狼狗的死,最有发言权的当然是刘小仓。刘小仓为什么不知天高地厚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吃了豹子胆了?要知道刘小仓弄死的不仅仅是刘家耀的狼狗,更深层意义上来说弄得可是刘家耀家的威风,俗话说打狗还得看看主人,这刘小仓是在玩火呢。他家的狼狗整天在光天化日里从村子招摇过市,还时不时的弄些寻花问柳的风流韵事,不就是全仰仗着刘家耀的势力。可以说,黑豹的招摇和傲慢代表着刘家耀一家人对待村民的态度,黑豹就是以一种独特的方式来向村民传递刘家耀家势力,现在黑豹竟被弄死了,死相是那样的惨烈,无形中刘家耀感觉自己在人前的威望被嘲弄了,一家人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刘小仓为什么要弄死刘家耀家的狼狗,这要从几个月前的事情说起......
  二
  秋收过后的土地如产后的女人一样疲惫地松软着自己虚弱的身体,村庄也没了夏日的容颜像个黄疾寡瘦的孩子有气无力地歪斜在一些干瘦的树们中间。村民都在各自的小院里有一搭无一搭地梳理着以往的日子,屋檐下偶而的几串红辣椒白皮蒜算是他们的笑容。天不冷不热,寂寞而悠长近乎无聊,近乎无聊的天随意弄出一些小风来胡乱地奔,这里搅一下水,水强颜欢笑地舞几圈波纹算是招呼。那里摸一下树,树没动,枝上的几片枯黄叶随便地点点头算是敷衍。只有空中的云霞有些热情,那风儿就推着它们奔天边跑,一不留神,被一所小学校园里的一棵钻天白杨树稍绊倒,晚霞挂满树枝,惊的树上拴着的铃铛迫不及待地“铛、铛、铛”响了起来。
  放学了,孩子们欢嗷着挤出校门,这情景像一群被圈养多日的小兽儿突然冲破围栏奔向原本属于他们的原野山林。
  此时,只有五年级班的刘小仓没走,他决定把老师布置的一篇作文写完。刘小仓凭着聪慧的天资学习成绩还算不错,但绝对不是一个十分勤奋的主,今天作这样的决定也是出于无奈。爹是个杀羊卖肉的,对他的读书事漠然不顾,往日里只要看到小仓,不是唤他帮着拽羊腿就是使他扯羊皮。本来平常家里弥漫的膻腥味就已渗进他的衣服里,这样以来膻腥的气息就更无孔不入地浸入他的毛发肌肤里生息繁衍,小仓整个变成了一块有生命的腐烂的羊肉,再经过汗液的混合、变质,那味便如无数根极细的钢丝儿直入人的肺腑、脑髓让人窒息。老师、同学都不愿接近他,他只有一个朋友叫刘快,是铁哥们也是他的邻居,因为两人从小就形影不离也早习惯了小仓身上散发的味儿。可这两天刘快得了痢疾不能上学,落的刘小仓每天形单只影地好不孤独。所以放学了小仓不愿意与同学们一道回家,他不愿品尝那种道旁苦李般被人冷落、嘲笑的的滋味。一个独处不叫孤独,他可以想很多的事情可以与身边的随便什么物介说话,可以痛快淋漓地骂狗日的刘快吃饱撑着了没事没非地得什么病?在人群里遭遇被人孤立被人嘲弄被人像躲避瘟疫一样的逃离然后自己只能低着头走路或者远远地看着别人三五结伴地嬉笑耍斗的尴尬情景才是真正的孤独。
  作文的题目是《记我的好朋友XXX》,要求写好朋友助人为乐的光荣事迹,并且人物和事件要真实。刘小仓别无选择,只有写刘快,这题目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写都写了十几遍了,无非是写好朋友刘快前天帮别人推车昨天拾个钱包还给了失主今天又帮孤寡老人拎水之类的,全都是瞎编乱造敷衍老师的。要说真实的助人事迹好朋友刘快好象从来就没有过。狗日的刘快!刘小仓又不有自主的骂了一句后重新开始为刘快琢磨些光荣的事迹。有了,刘小仓猛然想起营子里的刘照,刘照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光棍,几个月前刘照想偷村里池塘里的鱼换点酒钱,他知道刘快的舅舅是卖老鼠药的,能自己配制好几种毒药,就找刘快想办法弄点来,刘快当晚跑去舅舅家偷了一些给他,并且晚上还主动地给刘照望风。
  有了事迹,写就快了。刘小仓三下五去二地就完成了作业。
  关了教室的门,刘小仓提溜着书包松松垮垮地走向学校的大门口,看门的老头眯着眼睛半咧着嘴笑:“咋恁么晚才走啊,被老师留下‘吃饭’了?”幸灾乐祸的样子。刘小仓乜了他一眼没说话只管走自己的路。书包很沉,坠的他的肩膀有点歪斜。书包的重量不是书的原因,而是装了一些老师不允许带但刘小仓很感兴趣的东西,比如:弹弓、火柴枪、扑克、玻璃弹子之类。往常这个时候,刘小仓和刘快俩人不知在哪里热火朝天地比赛他们的准头或者做他们觉得很有意义的事儿。学校离他的村庄刘家营子有二里来路,平常有刘快作伴他总是感觉路很短,可在刘快病了的这几天里,刘小仓感觉路一天比一天的长。
  夕阳落在远处的村庄上,一切变得昏黄,田野里虽然有刚刚破土的小麦的装饰,但还是了无生机,死气沉沉的样子。有鹰在远天里漫不经心的滑动,像贴在云上的纸风筝一样的死板。
  一个人走路实在没劲,刘小仓懒得抬脚,只简单地用鞋底蹭着地面向前蹭拉。倒是路边偶尔的一块砂礓给了刘小仓一个惊喜,棱棱巴巴的有点像刘快的脑袋。他兴奋地骂了一句:狗日的刘快,然后就抬脚对着砂礓踢了过去,那砂礓“日偶儿”一声向前飞了几米然后落在地上踉踉跄跄地向前滚动。刘小仓觉得很有意思,就追过去再踢,踢一下砂礓骂一声狗日的刘快,算是对刘快生病的惩罚,脸上就有点快乐的表情。只是刚踢了几下,那砂礓却“呸儿”一声钻进路边的水沟里激起几颗好看的水花,刘小仓感到自己受到刘快的嘲弄,心情无端地有些失落。他想起书包的玻璃弹子,就取出来抛在地面上踢,玻璃弹子“吧哒、吧嗒”欢快地叫着向前蹦达比刚才的砂礓还鲜活,刘小仓又有了兴致,原本蹭拉的脚步就有点想跑的意思。玻璃弹子被刘小仓追得太急,一会儿的工夫就蹦达到了刘家营子的村口。

(闪小说)我跟你们去
  高致贤
  学校今天临时放假半天,保姆昨日请假一天去她儿子那里拿衣服,爸爸妈妈出席高管会议去了。小灵回到家中,这宽敞的复式楼里只有他在,显得格外空旷,也是他十分难得的清静时间,没有妈妈严管,没有保姆干涉,他完全处于自由状态之中,便借此一年难遇一次的大好时机好好过把电视瘾。
  打开笔记本电脑,一个小英雄智斗绑匪的故事展现于他眼前:台风即将登陆,学校临时放假半天,小英雄w回到家中,家里其他人都各自外出忙活去了,他趁机放松放松,打开久违的电视,w正看得如痴如醉的时候,电视机荧屏突然一片漆黑,停电了,“他妈的!”w嘴里不禁冒出一句粗话后,习惯地叫一声:“阿姨”,保姆不在,他便一跃而起,开门看电。熟料门一打开,两把匕首一下顶着他的喉咙,“不许动”!W知道自己被绑架了!自知斗不过绑匪,便没事一样地说:“叔叔,你们带我去玩嘛,我家大人些都出去了,丢我一个人在家里好害怕哟!谢谢你们来带我出去玩哈!我听你们的话。”于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乖乖儿地跟着绑匪走。上车后,绑匪要w在车出小区大门时,向门卫说“他们是我的亲戚,带我出去玩玩,一会儿就回来”。w说,“你们当然是我家亲戚了,不然,知道我一个人正在家里害怕,你们就带我?……”可到门卫叫停车查看时,w突然高呼:“他们绑架我!”……
  
  点评:而今入室抢劫或绑架小孩的案件时有发生,如果家里突然断电,不要贸然就开门查看,有猫眼的多观察一会门外动静,没猫眼的也隔着门静听一段时间,没有异常响动再开门.

  (闪小说)这就不错了
  高致贤
  “唰→唰→唰——”记者一大早来到温州街头,就听到远处传来有气无力的大竹扫帚扫地声,循声望去,原来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大妈再扫她门前的走廊。记者上前与她寒暄,向她问候,而后问她:“请问大妈,您对这次动车事故有什么看法?”
  大妈一脸正义:“没让老百姓赔动车就不错了!”一下把记者噎住了,这还有什么可问的呢?于是,记者换个角度再问道:“大妈,你们周围的人们怎样看这次动车事故?”
  “我莫听到,那边有人,你去问他们嘛。”大妈说着,手指街头。记者记:“请问大妈贵姓?什么名字?”
  “我呀,姓奚,叫奚丽!”大妈回答后,记者不禁暗叫一声:大妈果然犀利!
  按奚大妈指点,记者去到大街转弯处找到几位环卫工人,便未个随机采访。大家谈到当地政府如何组织抢救,外地如何支援,铁道部、红十字会派人到现场如何抢救……
  对面走来一位大伯看采访,记者随机问道:“大伯贵姓,姓奚?你们这里的奚家很多呀?请问大伯,您认为铁道部和红十字会有什么不同?”
  大伯说:“你这问题呀,真要命哟——”
  大伯还未说完,一青年抢过话头:“一个要命;一个要钱”。记者一愣,转问他:“那他们的共同点是什么呢?”
  小伙子莞尔一笑:“都不要脸”!
  “啊!你这……”奚老伯被那小子弄得张口结舌!记者忙问大伯怎么回事?原来那愣头青是他儿子!
  便问“他叫奚什么?奚落?哦,叫奚乐!”

本文由阿里彩票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这就理当如此了,小编跟你们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