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阿里彩票官网 > 小说 > 小说选刊,渐行渐近

小说选刊,渐行渐近

文章作者:小说 上传时间:2019-12-04

图片 1

图片 2

龙应台在《目送》中感叹:所谓父子母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份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去年夏秋之际,我在哈尔滨群力新居,住了四个月。其中大半精力,投入到了《候鸟的勇敢》的写作上。

  一场突来相识,又是一段故事的开始。

一位作家说过:“如果你觉得一只鸡蛋好吃,何必要认识下蛋的母鸡呢?”但是对于人文作品而言,如果不了解作者以及作者当时的写作背景,甚至他的生活情况、感情状况,也许就很难真正深入理解到作品的含义。

这套可以远眺松花江的房子,面向群力外滩公园。每至黄昏,天气允许,我总要去公园散步一小时。夏天太阳落得迟,也落得久长,西边天涌动的深深浅浅的晚霞,忽而堆积起来,像一炉金红的火;忽而又四处飞溅,像泣血的泪滴。当我迎着落日行走时,常被它晃得睁不开眼,一副半梦半醒的模样;而与它背行时,夕阳就是架在肩头的探照灯,照得脚下金光灿灿。

  有时你不得不信,世间真他妈存在太多巧合,真有点心累。

龙应台坦诚自己不是个好妈妈、不是个好妻子、不是个好女儿,其实对于许许多多优秀的女性来说,事业与家庭始终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在龙应台近五十岁的时候,面临父亲去世和丈夫提出离婚,当时她的痛苦我无可得知,但字里行间我可以看得出那种哀愁与孤独则真的如“蒲公英的根一样长,而且还沾着湿湿的泥土”。

夕阳中总能看见各色鸟儿,在树林和滩地间,飞起落下。常见的是仿佛穿着黑白修身衣的长尾巴喜鹊,还有就是相貌平平的麻雀了。麻雀在此时喜欢聚集在一棵大树上,热烈地叫,好像开会讨论着什么。有时我起了顽皮,会悄悄走过去一摇树身,让它们散会。

  接下来,我与她通过微信,时常聊天。更只要在家有时间,就跑她们店里坐坐,看看她。渐行渐近,变得越来越是熟悉。

有一年12月31日的夜晚,一干朋友在欢聚畅谈兴尽而归后,留下她一个人在山上的家里,其中一位朋友打电话安慰她是否孤独,她说:“难道两个人一定会比一个人不孤独?”的确,她这样的人注定无法不孤独,这种孤独实际上是她刻意“选择”的,这种感觉在我读梭罗的瓦尔登湖时更加强烈!在某些方面,龙应台与梭罗有点类似——就是以关注“政治”而闻名,龙有《野火集》,梭罗有《论公民不服从的权利》。木心认为文学应该脱离政治,甚至脱离时代,否则便落于“低俗”。

我散步的时候,脑海里常翻腾着正在创作中的《候鸟的勇敢》,候鸟管护站,金瓮河,娘娘庙,瓦城的街道,这些小说中的地标,与我黄昏散步经过的场景,有一种气氛上微妙的契合。不同的是,小说故事由春至冬,而创作它历经夏秋。

  17号晚十点八分,车上换副驾驶的我虽然有点困,但就是睡不下,又想找她去聊聊。

可是,我反而觉得他们的关注时代的“激进”思想倒是那么亲切自然,它的价值丝毫不亚于那些纯粹的文学艺术。我不知道龙应台是否欣赏梭罗,但他们毫无疑问有一个共同的纽带,那就是爱默生。

我们所面对的世界,无论文本内外,都是波澜重重。夕阳光影下的人,也就有了种种心事。所以《候鸟的勇敢》中,无论善良的还是作恶的,无论贫穷的还是富有的,无论衙门里还是庙宇中人,多处于精神迷途之中。我写得最令自己动情的一章,就是结局,两只在大自然中生死相依的鸟儿,没有逃脱命运的暴风雪,而埋葬它们的两个人,在获得混沌幸福的时刻,却找不到来时的路。

图片 3

龙在纽约读博和工作的时候深受爱默生影响,而梭罗则和当时如日中天的爱默生亦师亦友,只不过没有想到的是——当年默默无闻的“怪人”梭罗竟然在辞世半个世纪后才得到世人的深刻认识,成为19世纪与爱默生比肩的最具影响力的作家和哲学家。

这部小说写到了多种候鸟,而最值得我个人纪念的,当属其中的候鸟主人公——那对东方白鹳。我爱人去世的前一年夏天,有天傍晚,也是夕阳时分,我们去河岸散步,走着走着,忽然河岸的茂草丛中,飞出一只我从未见过的大鸟,它白身黑翅,细腿伶仃,脚掌鲜艳,像一团流浪的云,也像一个幽灵。爱人说那一定就是传说中的仙鹤,可是它缘何而来,缘何形单影只,缘何埋伏在我们所经之地,拔地而起,飞向西方?爱人去世后,我跟母亲说起这种鸟儿,她说她在此地生活了大半辈子,从未见过,那鸟儿出现后我失去了爱人,可见不是吉祥鸟。可在我眼里,它的去向,如此灿烂,并非不吉,谁最终不是向着夕阳去呢,时间长短而已。因为八九十年,在宇宙的时间中,不过一瞬。我忘不了这只鸟,查阅相关资料,知道它是东方白鹳,所以很自然地在《候鸟的勇敢》中,将它拉入画框。

  “准备整理下班了吧?”打开微信,我问她。

我们在这个世界上认识了很多很多人,有一些人的确是渐行渐远,而有一些人则是渐行渐近——如同两段近乎平行的线——渐行渐近而又终不相交。我有一位同学,年近四十竟然重进校园去读博士,这在很多人看来实在有些不务正业和好高骛远。

让我再一次回望夕阳吧,写作这部作品时,我夏天在群力外滩公园散步时,感觉夕阳那么遥远,可到了深秋,初稿完成,夕阳因为雄浑,显得无比大,有股逼视你的力量,仿佛离我很近的样子。这时我喜欢背对它行走,在凝结了霜雪的路上,有一团天火拂照,脊背不会特别凉。

  二十分整,她回了我。

前几天去一中开家长会,和几个同学闲聊,有人说到他和sea,说他俩竟然也都读了博士,颇有些不以为然,可是我对他们如此热衷地谈论孩子期中考试的成绩实在有些无言以对。

  “恩,数钱!”

他俩这种博士实际与传统的博士不同,传统的博士要么刻苦,读成了书呆子;要么聪明,年少得志,成为青年才俊。而他们则是历经生活的“沧桑”,依然有纯粹的精神追求。但是我也非常理解世人对他们的“误解”,他们的路是风景秀美但人迹罕至的僻野小径,注定会有一个人的孤独,注定会有两难的选择甚至只此一途的“绝境”。可是他们也知道,一定会有一些人与他们同路而行,渐行渐近。

  “数钱!感觉爽吧?”一听我就乐了。“多少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又不是我的。”她没好气白我一眼,有点小忧伤。接着摇头,有气无力声叹。“今天业绩差。”

  “怎么也是钱啊,哈哈。”我被她这可爱更是逗乐呵了。

  “那也是钱?”虽然当时我看不到她,但可以想象到,她那双眼正冲我投来满满都是质疑。

  看来,对这一天业绩她是一点也不满意。

  “难道不是?”我想,这也不是她的错,没必要那么去难为自己。“反正都是数钱的感觉嘛,你就当是你的工资一样。”

  连着,我给她追发过去两个偷笑加憨笑。

  “一个月有这一天我都乐死了。”要真是那样,她瞬间就欢喜了。

  “瞧把你乐的,到底多少了?”我还真有点好奇了。

  “反正好差。”撅嘴,她又没了劲,一副垂头丧气,实在是可爱。

图片 4

  见状,我突没忍住,满脸坏笑想要调笑去她。“要不等我,今天晚上把它分了?”

  “我不敢啊!”皱眉,她也跟我闹腾起来。

  “我来敢啊!”我给她发去两个呲牙。

  “哎哟,长胆子了。”她不由句高呼。

图片 5

  “这叫什么来着?见钱眼开,见财起意了。”她这一句,把我乐的,更想好好调笑调笑她了。“让你财不外露,你还和我说数钱,知道错了吧?”

  “不行,是公家的,不是私人的。”还认真了,她顿脸肃然坚定到。

  “可以天下为私!”我又给她发去两个嘘。

  “不行。”她仍旧坚定着。

  “现在说不行已经晚了。”我阴险一笑。“我已快到了,快看你背后……”

  “……”她被我逗的,没说话,发来两个呲牙。

  “好了,不跟你扯了。”缓回神,我嘱咐她。“好好保管。”

  “恩!”

  “对了,你名字是叫———龙凤美啊?”

  “是啊!”

  “你还不知道我名字吧?”说着,我开始冲她自我介绍。“我———蒋笑天,叫我孤风也行。”

  “好的。”她微笑,算记住了。

  “你有没有发现,你名字真挺好。”这说到她名字,我就邪恶了。开始挖陷阱,预谋让她往里跳。

  “没发现?”她被我的话,瞬间疑惑。

  “太妙了!”我继续添油加醋。

  “……”她已莫名其妙,不知说什么好,只得投来两个表情———冷汗。

  “抛开其它所有不说,就单从龙、凤、美三个字说。”满自欢喜,我开始为她解惑。当然,说白了,也就是瞎扯。“这又是龙又是凤的,还一个美字。在汉语中,那多是很好的字。”

  “……”看我说的滔滔不绝,她再次投来两个表情———发呆。

  “难道不是嘛?”我更欢了,也给她发去两个表情———微笑。

图片 6

  “不知道。”她漫不经心嘟嘟嘴,一点也没兴头。

  “龙凤那可是在中国地位老高了……”我本还想在瞎扯点什么。谁知她已不管不顾,冲我发来了句重重叹息。“好久没人叫我名字了。”

  “是么!”换我惊讶。“不会我这还是第一次了?近段时间?”

  “到这里的第一次!”

  “那你们店里都叫你?”说实话,到这我还是迷惑,想再次确定她究竟是不是上次吃饭那财神,同一个人?

  “财神啊!”她笑。“或者02。”

  “嘿嘿。都是有代号的人。”

  “是的。”

  唉,我就更是迷惑了。都叫财神,但我怎么始终就是有种感觉,并不是那同一个?好伤心,就是不能去做肯定。

  “财神怎么来的?”我希望能从中得到一丁半点线索。

  “助理。”她答。

  “然后就叫上了财神。”我偷笑。

  “是啊!”她也笑着。

本文由阿里彩票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小说选刊,渐行渐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