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阿里彩票官网 > 小说 > 第十三部,大西洋底来的人

第十三部,大西洋底来的人

文章作者:小说 上传时间:2019-09-13

半个小时以后,在海洋研究中心大楼的休息室里,麦克躺在一张可以升降的病床上。为了防止意外,伊丽莎白和米勒一起,用帆布带将麦克的手脚绑在床上。 伊丽莎白一直坐在麦克床边的一张坐躺两用活动椅上。 装有激光自动开关的门打开了,米勒博士左胳肢窝夹着三本很厚的书,手里拿着一杯热咖啡轻轻地走了进来。米勒看了看正在熟睡的麦克,然后冲伊丽莎白笑了笑。伊丽莎白从米勒手里接过热咖啡,妍然一笑,表示感谢。 有起色没有?米勒小声问道。 不会有生命危险了,不过看来他的体力消耗太大了,还需要好好休息一段叫间。你看他睡得多香啊,这恐怕是麦克在床上睡得时间最长的一次了。 是啊,要是他完全醒过来,他就会提出抗议,责怪我们为什么不让他睡在水箱里了。 不过现在可由不得他了。哎,米勒,你翻到什么有关那个奇怪的蓝包透明体的资料没有? 我刚才通过电子计算机查阅了国家图书中心的所有有关海洋生物资抖。米勒喝了一口咖啡,接着说:依我看,那种奇怪的蓝色透明体,可能是一种外太空来的孢子,准确地说,是一种混合孢子。 外太空?伊丽莎白对米勒的新发现很感兴趣,她问道:你的意思是说,这种蓝色透明体,或者就是混合孢子,是太空船从遥远的宇宙太空带来的,对吗? 是的。 那么说,麦克失去控制自己的能力,做出违反自己意志的事,完全是由于那种混合孢子的入侵所造成的。 对,谁要是被这种孢子所控制,就像被魔鬼缠住了一样,身不由己。米勒说。 伊丽莎白看了一下病床上的麦克说,一定要找出一个消灭它们的办法来。 可是麦克不仅不认为这种孢子是十分有害的,相反,他总是千方百计护着它,真叫人不好理解。 这种孢子,实在太可怕了。伊丽莎白想起了麦克扔玻璃瓶和往沙漠里跑的情景。 伊丽莎白,麦克突然睁开了眼睛,用恳求的眼光说:你们千万不要消灭它们,再说你们也没有办法消灭他们。 伊丽莎白感到很奇怪,麦克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呢?麦克,我们的话,你都即听见了?她问。 麦克点了点头,他想坐起来,突然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捆住了。你们为什么把我捆住? 你一直立昏迷不酯,我们怕你从床上摔下来。她见麦克已完全清醒过来,一边给麦克解开帆布带子,一边说。 麦克,你好多了吧?米勒关心地问:你知道吗? 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你从沙漠里救了出来。要不是伊丽莎白博士把你放进附近的一个游泳池,你米勒看了眼,伊丽莎白没有往下说下去。 沙漠?麦克想了想,说:我记起来了。我开过车,是它们命令我开的车。后来它们知道控制我也是浪费时间,就不再控制我了。 伊丽莎白和米勒互招交换了一下眼色,都轻轻地耸了耸肩膀。麦克的话使他们迷惑不解,伊丽莎白怀疑麦克的神志是不是完全消醒了。孢子竟然能命令他开车?真是没法理解。 伊丽莎白,谢谢你。麦克一边下床,边说:不过,现在我要一个人去游泳,我要好好地学习学刁。 伊丽莎白懂得麦克的心理,他是要好好思考思考。再说对于麦克来说,在水里休息,可以使麦克更快地恢复健康。 她望着麦克诚挚、恳切的表情,温柔地点了点头。 当麦克走出大楼后,米勒博士对伊丽莎白说:伊丽莎白,你怎么让他单独出去,万一再出什么意外,怎么办? 米勒担心弄不好要第二次沙漠抢险。 不会的,你放心吧。伊丽莎白充满信心地说。 正在这时,贾志伟从外面回来,他急急忙忙地来到休息室。他向伊丽莎白和米勒打招呼的时候,突然发现没有麦克,紧张地问道:伊丽莎白,麦克又到哪儿去了? 看把你吓的。伊丽莎白笑着说:麦克已经清醒了,他一个人到游泳池去了。 噢,谢天谢地。贾志伟很认真地说:你别笑,你要知道,如果麦克再发生意外,我可受不了啦。 哈哈米勒大笑起来。 太空总署主席和太空委员会主席,象摧命鬼以地逼着我马上把太空探测仪送回。贾志伟对伊丽莎白和米勒诉苦似地说。但是,这两位上将大人刚才暴跳如雷地训斥贾志伟先生的细节,他一点也没说,他不愿意让自己的部下知道挨训的事。 太空探测仪早晚要还给他们,不过现在还不行。伊丽莎白说。 为什么?贾志伟奇怪地问。 因为太空探测仪从宇宙空间带回来一种可怕的孢子,在没有把这种孢子的真相弄清楚以前,谁也不能把太空探测仪拿走。伊丽莎白说。 如果把太空探测仪连同那些孢子交给太空总署,米勒一边说,一边做了个炸弹爆炸的功作。就等于把一颗定时炸弹送到他们手里。 贾志伟越听越糊涂,怎么能把太空探测仪和炸弹混为一谈呢?伊丽莎白和米勒说的孢子,又是什么呢?他忍不住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们说的孢子是什么东西? 我们正在寻找这种孢子,不过要等麦克回来,除了麦克,我们谁也看不见它。伊丽莎白一边说,一边看手表,估计麦克快回来了。 贾志伟正想问麦克什么时候能回来,只见麦克神采突奕地走了进来。伊丽莎白一看就知道,麦克不仅完全恢复了健康,而又定有新的发现,赶忙问道:麦克你一定给我们带来了好消息,对吗? 我刚才对我的同类作了一番研究。麦克兴致勃勃地说。 你的同类?贾志伟奇怪地问。 是的,游泳帮助我回忆起了我所看到和听到的那种东西。 你刚才说,那种孢子是你的同类?米勒博土也进一步问道。 麦克点了点头。 麦克,你能说得具体一些吗?伊丽莎白急于想知道关于孢子的新发现。 麦克不慌不忙地说:这种蓝色的象硬币一样的透明体,我不知道你们怎么会知道它叫孢子的。我只知道它们并不想与人类为敌,但是出于它们受到了侵袭,才不得不进行反击。现在它们面临的任务是:学习、攻击、学习、攻击。 那么你的意思是说,这种孢子的本性是温和的,只是由于受到攻击,才被迫入侵人体,是吗?伊丽莎白觉得麦克的发现很有价值。 我想是这样的。它们是被迫的 麦克话还没说完,突然双手笔抱住头,紧闭双眼。 伊丽莎白一看,心想:糟糕,又要出事了!米勒一个箭步来到门口,他心想,如果麦克再要往外跑,说什么也要把他拦住。贾志伟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因为伊丽莎白还没有来得及详细向他汇报一个多小时以前所发生的一切。他用手搭在麦克的肩膀上问道:麦克,你怎么啦? 出乎意外的是,麦克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对伊丽莎白说:刚才它们对我说,它们已经被逼得走头无路,要进行还击了! 它们在哪儿?伊丽莎白感到问题严重,急忙问道。 麦克抬头看了看,指着屋里南边的天花板说:我看见了,它们在那儿。不好,它们跑出去了! 麦克,快!咱们赶紧去追!伊丽莎白一边喊道,一边冲出屋去。麦克和米勒紧跟着冲出大楼,向一辆黑色小轿车跑去。 贾志伟楞住了,他不明白刚才倒底出了什么事?等他发现伊丽莎白、米勒和麦克都已经离开了大楼,才急忙喊道:你们先别走,你们上哪去? 可是这时候,伊丽莎白已经驾驶着黑色小轿车向东北方向驶去了。 贾志伟气念败坏地喊道:我的天啊,这可叫我怎么向将军大人交差啊!气死我啦!

海鲸号潜艇重新来到太空船溅落的海域。麦克潜入海底,很快就找到了他取回太空探测仪的那片海草丛。 为了预防万一,麦克停留在水中,运了一口气,双手从头部往下运动,全身开始发出强烈的超声波。然后围着太空船和海草丛游了好几圈,最后蹲在一块大石头上,等待蓝色透明体,也就是伊丽莎白和米勒所说的孢子的出现。 在万籁惧寂的海底,麦克想起了刚才在潜艇上他和伊丽莎白、米勒对话的情景:麦克,对这种神秘莫测的孢子,我们真是无能为力吗?伊丽莎白充满希望的看着麦克说。 告诉我们,能不能有一种办法,叫它们停止攻击呢? 米勒小心翼翼地、语气婉转地问道。 聪明的麦克,心里很明白,伊丽莎白和米勒坚决主张把孢子消灭掉,但是又知道他不同意,所以把话说得很巧妙。 说实在的,麦儿对他们的心情是理解的,但是麦克认为他们对孢子还很不了解。所以他心平气和地对他们说:你们的心情我很理解,但我知道,它们是被迫进行反击的,我想,通过和它们交谈,是会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的。再说,这种孢子你们看不见,摸不着,你们怎么去消灭它们呢?何况,它们对于人类是无故的,人类是没有力量消灭它们的。 伊丽莎白和米勒听了麦克冷静而又充满说理的议论,没有再说什么。当然,他们对麦克的看法还是有怀疑的,比如,麦克总是说那些孢子是被迫进行反击的,可是事实根据又是什么呢?他们希望麦克到海底同孢子交谈以后,能够给他们一个有说服力的答复。 三个沉默了片刻,最后还是伊丽莎白打破了沉闷的气氛,她说:麦克,也许你的看法是对的,让我们共同努力,想办法尽快搞清楚孢子的来龙去脉,找出解决难题的好办法。 呆一会儿你到海底去寻找它们,一定要多加小心。 此时此刻,正在海底等待孢子出现的麦克,想起了海滩遇救和在沙漠死里逃生的情景,一种抑制不住的对伊丽莎白的感激之情,促使他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千方百计找到孢子!想到这里,他自言自语地说:不能呆在一个地方干等,必须主动寻找。于是他一纵身游到海草丛中,用手拨弄海水,然后又上下翻滚,激起阵阵波涛。他希望能够用这些办法把孢子吸引出来。但是,一无所获。 麦克很纳闷:想当初,他在这里见到了很多很多的孢子,少说也有好几百个,现在它们都到哪里去了呢?它们会不会乘我从潜水舱出来时,钻进了潜艇呢?想到这里,他感到问题严重,赶忙快速游回潜艇。 当麦克走进实验室时,他耽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只见伊丽莎白和米勒眼睛发直,两手平放在膝盖上,一动不动地坐着。

伊丽莎白、麦克和米勒乘坐的小轿车,在两旁茂密的法国梧桐的林荫大道上奔驰。 到哪里去寻找奇特的孢子呢?伊丽莎白和米勒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到最繁华、人最多的嘉丽大街去,麦克也表示同意。一路上,坐在伊丽莎白身边的麦克,注意力高度集中地看着和听着,因为只有视觉和听觉都有特异功能的麦克才能看见这种孢子的行动和听见它发出的超高频的声音。 他们三人很快来到了通往嘉丽大街的最后一个十字路口。东西方向正好刚则出现绿灯,可是没想到伊丽莎白他们的小轿车走到马路当中时,站在马路中间交通岗楼上的警察,突然吹起了紧急停车的警笛,只见这个矮胖、带着一付墨镜的警察高举着指挥棒胡乱挥舞,由于他的这一莫明其妙的动作,使本来准予通行的东西方向的汽车一下子都来了个紧急刹车。司机们都伸出脖子来望着这位警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名堂。 这警察抽了什么疯了? 是不是吃了耗了药啦! 马路上堵塞的车越来越多,当司机们发观无论是东西方向还是南北方向,都不能行驶时,喇叭声和咒骂声响成一片。 这时,那个矮胖的警察从岗楼里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一边象唱歌似的大声喊叫,一边从枪套里掏出了乌黑发亮的小手枪。对着天空砰!砰!砰!连放了三枪。 司机们全怔住了!想逃也逃不了,因为前后左右全是大大小小的汽车,谁出动不了。人行道上的行人,吓得连喊带叫,有的躲进了商店,有的涌到地铁的车站里去。 不一会儿,这个警察,突然两眼发直,口吐白沫,一下子瘫例在地。 眼前发生的怪现象,特别是警察的反常行为,使伊丽莎白恍然大悟:准是孢子侵入了这个可怜的警察的身体。 伊丽莎白,我已经看见了两个孢子,往东飞去了!麦克说。 伊丽莎白立即踩油门,绕过密密麻麻的车队,冲过了十字路口,急速地往东驶去。不一会儿,来到了嘉丽大街西口的广场。广场中心是一个漂亮的街心花园,在一棵法国梧桐下,吵吵闹闹的围着许多人。伊丽莎白正准备往前行驶,麦克突然叫道:快停下!快停下! 伊丽莎白想一定是麦克发现了孢子,连忙把车停在法国梧桐树附近的停车场。三人立即下车,伊丽莎白和米勒走向拥挤的人群。发现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从拉住他的两个小伙子手里挣脱出来,举起手中的拐杖向一个中年人打去。一个小伙子赶忙往前一步,一把将老年人紧紧抱住。在另外几个年轻人的帮忙下,把老年人硬拉到梧桐树下的长椅子上。 请问,发生了什么事?伊丽莎白猜想这事可能又和孢子有关,于是向一个年轻人问道。 真是莫名其妙!年轻人说:这个老头和那个中年人在这里下棋,我一直在旁边观战。本来下得好好的,俩人还边下边说几句俏皮话,可是突然这个老头两个眼珠子瞪得大大的,抓起棋盘就往中年人脸上扔过去!中年人还没来得及说话,老头抄起拐杖就朝对方打去,亏得我眼快,一把抓住了老头的拐杖。你看,我们劝了半天,老头还象头牛似的,非要揍人家不可!你说说,那有这样下棋的啊?!年轻人一边说一边直摇头。 伊丽莎白心里全明白了,没错,罪魁祸首就是那可恶的孢子。她回过头来找麦克,只见麦克从梧桐树下跑了过来。 他急促地说:快上车!它飞进嘉丽大街啦。 伊丽莎白和米勒一听,急忙挤出人群,向小轿车走去。 伊丽莎白一边小跑着,一边说:糟糕!孢子到了那里,非惹起更大的乱子不可! 事情果然不出伊丽莎白所料。伊丽莎白刚上车,就接到了贾志伟的电话:伊丽莎白,我是贾志伟。刚才接到市警察局的报告说,市区最大的一家酒店嘉丽酒店,突然出现了许多神经错乱的疯子,整个酒店被搞得一团糟!你们是不是去看一下? 好,我们这就去。 当他们来到富丽堂皇的嘉丽酒店门口时,看见市医院的一辆救护车正停在那里。四个穿白衣服的护士,满头大汗地从酒店里抬出两个据说是得了奇怪的病的病人。当他们把这两个病人放进救护车以后,又急急忙忙地抬着担架跑进了酒店。 伊丽莎白等人下了车,快步走进酒店。米勒看见一个年约五十岁的女医生,忙问道:大夫,请问刚才抬出去的病人得的是什么病? 什么病?天知道!女大夫一边指挥着护土的工作,一边说:在短短的一个小时里,我们医院已经该收了几百多起怪病患者。 怪病?米勒故意问道。 谁也说不清楚是什么病。几个科的主治大夫在一起会诊了半天,也得不出个一致的结论。有的说是间歇性臆病,有的说是突发性羊角疯;好啦,对不起,我工作很忙。 你自己进去欣赏一下这些病人的表演吧! 米勒看见伊丽莎白和麦克已经进了西北角的小餐厅,急忙绕过七倒八歪的桌子、椅子,走了进去。 一个中年男子正站在桌子上大声吹着刺耳的口哨,他左手举着一个威士忌酒瓶来回飞舞,右手托着一盘蛋糕。哗啦!他把桌子上的碟子、盘子和酒杯踢到地板上。周围的顾客一个个都躲得远远的。突然,她一下了跳到了柜台上,把右手的一盘蛋糕冷不丁地一下子扣到小卖部售货员脸上。 过了一会儿,这个中年人两眼一翻,栽倒在柜台下边。 这时候,那位五十岁上下的大夫急忙指挥两个护土去把中年人抬出门口。 这里刚平静下来,衣帽间又传来了女人的哭叫声。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姑娘,批头散发地嚎叫着:你给我滚!你也给我滚!她把衣帽架上的衣服、帽子狠狠地扔得满地都是。最后,她精疲力尽,躺在地板上一动也不动了。接着她也被护士抬出酒店,送上了救护车。 一场骚乱总算平息下来。这时,吓得呆若木鸡的酒店老板,醒了过来。他一看被搞得乱七八糟的屋子,突然歇斯底里地喊道:天咧!完了!彻底完了!谁来赔偿我的损失啊!接着这个倒霉的老板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嚎淘大哭起来。 眼看着这一桩桩令人心寒的灾难和一个个被孢子折磨得不象人样的受害者,伊丽莎白坚定地说:绝不能再让它为害人类了!一定要想办法尽快把它们消灭掉。 不,不是它们为害了人类。麦克再一次表白了自己的看法。 还没有为害人类?伊丽莎白大声说道:麦克,刚才这可怕的场面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大夫说,医院里已经挤满了受害着了! 人类要生存,就必须把它们消灭。米勒也斩钉截铁地说。 不,请你们相信我,不是它们光攻击人类,而是人类首先侵犯了它们。麦克仍然坚持自己的看法。 这个问题,咱们以后再争论吧。麦克,你知道这些孢子现在在哪儿吗?伊丽莎白知道,现在争论,谁也不会让步,当前最重要的是找到孢子。 它们在市区里飞来飞去,很难找到,即使找到了,它们也不会再和我交谈了。麦克的眼珠来回转动,似乎在看什么。 那怎么办呢?伊丽莎白感到有点束手无策,焦急地问。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麦克想了想,不慌不忙地说。 什么办法?麦克,你快说! 我们马上回到太空船溅落的地方去,同那里的孢子商量商量。在那里,它们也许愿意同我心平气和地交谈。 好吧,麦克,照你的意见办。一定要想法找到它们,一定要伊丽莎白说到这儿,忽然停住了,因为她知道,如果再强调要消灭孢子,麦克是绝不会答应的。 米勒也不再提消灭孢子的事,因为他担心的是,如果麦克一生气,那就根本没办法再找到孢子。不要说不可能想办法消灭它们,说不定它们还要给人类造成更大的灾难呢! 麦克一边往外走,一边琢磨着怎样同海底的孢子交谈。 三个人带着各自的想法,上了汽车。汽车飞快地向海鲸号潜艇停泊的基地驶去。

本文由阿里彩票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三部,大西洋底来的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