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阿里彩票官网 > 宗教 > 的时代及与,正一法服天师教戒科经

的时代及与,正一法服天师教戒科经

文章作者:宗教 上传时间:2019-12-03

经名:正一法服天师教戒矜经。撰人不详,约出朴南北期。系早期天师道经典《正一法文》残本之一。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神部戒律类。

一、《正一法文天师教戒科经》的时代与作者

正一法服天师教戒科经

《正一法文天师教戒科经》是早期天师道的重要经典,经文包括五篇,最具史料价值的是《大道家令戒》、《天师教》、《阳平治》三篇。该经引起了中外学者的高度重视,但是,关于该经的时代,学者意见不一。概言之,胡适、大渊忍尔、饶宗颐、柳存仁等先生主曹魏说⑴;张松辉、吴相武先生近年撰文重申此说⑵;汤用彤、唐长孺两先生主十六国元魏说⑶;杨联陞先生初主元魏说,后同意曹魏说⑷;小林正美先生认为出于宋末⑸。

道以冲和为德,以不知相克。是以天地合和,万物萌生,华英熟成。国家合和,天下太平,万姓安宁。室家合和,父慈子孝,天垂福庆。贤者深思念焉,岂可不和!天地不和,阴阳失度,冬雷夏霜,水旱不调,万物乾陆,华叶燃枯。国家不和,君臣相诈,强弱相陵,夷狄侵境,兵锋交错,天下扰禳,民不安居。室家不和,父不慈爱,子无孝心,大小忿错,更相怨望,积怨含毒,鬼乱神错,家致败伤。些二事之怨,皆由不和。天地不和,阴阳错谬,灾害万物。国家不和,豪杰争权,禁令不行,害及万民。室家不和,祸起贪欲财利者,忿怒相加,以致灾殃。诸,贤者所以反覆相解,恐人说习非法来久,躬行犯恶,然后得罪,不能发悟,或怀怨望,其过益深,故重丁宁,皆宜用心,转相劝进,除去已往之恶,修今来之善。善积合道,神定体安,喜怒不忿於心,恶言不发於口,丑声不闻於耳,邪色不视於目,贪欲不专於意。修行正身,真气来附,邪恶皆去,故过悉除,新善自着。诸欲奉道,不可不勤;事师,不可不敬;事亲,不可不孝;事君,不可不忠;己身,不可不宝;教戒,不可不从;同志,不可不亲;外行,不可不愚;内实,不可不明;语言,不可不慎;祸患,不可不防;明者,不可不请,愚者,不可不教;仁义,不可不行;施惠,不可不作;孤弱,不可不恤;贫贱,不可不济;厄人,不可不度;生物,不可杀伐;恶事,不可不避;色欲,不可不绝;贪利,不可不远;酒肉,不可不节;善人,不可不敬;恶人,`不可不劝也。贤者深念之焉。为人若不能与法戒相应,身心又无功德,欲求天福,难矣。修善得福,为恶得罪。罪至,不自责先日过,反呼奉道无益,怨咎皇天,犹豫前却,移心他念,群辈翕习,妖惑万端,结党连群,导趣邪伪,陷入奸非,愚人无知,为行如此,去道远矣。道之弘大,方圆无外。天网恢罗,人处其中,如大网捕鱼,鱼为游行网中,岂知表有网也。牵网便得,放网乃脱。人不知真道大神,如鱼之不知网也。而愚人或欲舍真就伪,伪住卒效,登时或能有利,利不久也。叛道者,所以不即受罚,大道含弘,爱惜人命,听恣其意,随其所欲,虽初快心,后自当悔之深远,非愚俗所能明知。道之视人,如人之视虫蚁;道能杀人,如人能杀虫也。道之好生恶杀,终不杀也。恶人为恶不止,自有司神记其恶事,过积罪满,执杀者自罚之,道终不杀也。诸贤者欲除害止恶,当勤奉教戒,戒不可违。道以无为为上,人过积,但坐有为,贪利百端。道然无为,故能长存。天地法道无为,与道相混。真人法天无为,故致神仙。道之无所不为,人能修行执守教戒,善积行者,功德自辅,身与天通,福流子孙。贤者所乐,愚者所不闻,学者勉自殷勤。天师设教施戒,奉道明诀,上德者神仙,中德者倍寿,下德者增年,不横夭也。按戒:为恶者,乃不尽寿而横夭也。恶人痛哉!贤者何不修善,久视长生乎!.虽不能及中德,修下德,治身世问,断绝爱欲,反俗所为,则与道合。

唐长孺先生提出的秦人问题,是考订《天师教戒科经》时代的重要线索。《大道家令戒》叙化胡事,末云:

一不得淫泱不止,志意邪念,劳神损精,魂魄不守,则痛害人。

胡人叩头数万,贞镜照天,髡头剔须,愿信真人,于是真道兴焉。非但为胡不为秦,秦人不得真道。

二不得情性暴怒,心忿口泄,扬声骂晋,誓盟呎诅,呼天震地,惊神骇鬼,数犯不改,积怨在内,伤损五藏。五藏以伤,病不可治。又奉道者身中有天曹吏兵,数犯瞋志,其神不守,吏兵上诣天曹,白人罪过,过积罪成,左契除生,右契着死,祸小者罪身,罪多者殃及子孙。

《天师教》称老子:

三不得佞毒含害,始赖於人,专怀恶心。心神,五藏之主,而专念恶事,此一神不安,诸神皆怒,怒则刻寿,最不可犯之。不止,其灾害已。

走气八极周复还,观视百姓:夷、胡、秦,不见人种但尸民。

四不得秽身荒浊,饮酒迷乱,变易常性,狂悖无防,不知官禁为忌,不知君父为尊,骂誉溢口,自诅索死,发露阴私,反迷不顺,淫于骨肉,骂天晋地,无底无对,举刃自守,故天遂其殃,自受其患。

唐先生据此节所言秦人一语断定秦为苻秦或姚秦,其时代不可能早于苻秦,至晚也可以到北魏初。唐先生并举十六国佛经中秦人、秦言指苻秦、姚秦为例证⑹。

五不得贪利财货。财货粪壤,随时而与。下古世薄,以财为宝,专念求利,买贱卖贵,伺候便宜,欺诬百姓。得所欲者,心怀喜悦,不得所欲者,怨恨毒心。或忿争多少,刀兵相贼,违犯天禁,不从教戒,贪欲爱财,财者害身之雕,身没名灭,何用财为?

十六国佛经中秦人、秦言之秦指二秦,诚为不误。但是,道经中出现秦人一语并不始于十六国,与二秦亦无关涉。葛洪《抱朴子内篇登涉》云:

闻戒者翕然称之言善,谓不可犯。背戒向利不自专者,忽然复动,辄有履险导刃之厄,大命倾矣。临败而欲悔,罪定而称善,事失以过,天道不救。财宝色欲,陷目之锥,害身之灾,贤者远之,愚者乐之。贤者坐起寐卧,举动行止,深用自戒。自戒,身无变动,其福明矣。观今奉道精专者,万无一人。何以言之?下古世薄,时俗使然,竞相高上,贪荣富贵,仁义不行,权诈为智,父子相欺,君臣相给,转相属托,货赂卖官,黜退忠直,任用佞邪,厚奸结党,阿谀所亲,富贵相追,贫贱弃损,服饰车马,浮华顺俗,君子小人,皆共同然,所以欣欣世问,岂念道乎。此辈愚人,虽先休休,不足愿也。所以者何?愚人浅薄,适有荣显,便骄奢盈溢,施行过度,恣心快意,不慎法节,道之清虚,不受此辈,神明远之,邪鬼侵之。或有协伪背真,祷鬼求请,天网恢恢,其罚未行耳。譬如炊熟,火下以灭,饭中余气未尽,势安得久。恶人虽未遇祸,譬如余气耳。诸贤者,人之所大愿,以生年为贵;人之所大恶,以死终为贱,岂不然乎!天道平正,以生赏善,以死罚恶。此吉凶祸福,从窈冥中来,祸灾,非富贵者求请而可避,非贫贱者守穷而故罚。修善者福至,为恶者祸来。国君虽有无极之宝,临危惜命,倾城量金,求生乞活,岂复可得!贤者贫贱,不须强求富贵,劳人精思,废人所存,傲慢乱志,使人不寿。而人见富贵者,心欲愿之,志欲存之,劳心苦志,得之不弘。若欲所求乞,修身念道,室家大小,和同心意,扫除烧香,清诤严洁,然具白开启,说其所欲,道之降伏,何所不消。若愿欲者,实不用金帛货赂,不用人事求请,不用酒肉祭祷,直归心於道,无为而自得。得之随意,则信为鬼立功脆物而已,亦不用多。而欲习效俗人,背道求请,事事反矣。欲得福愿,要当勤身精进,晨暮清诤烧香,坐起念之,不废所愿,福无不应。好乐者得福无量,不乐者自随本心。道至宽弘,恣随人耳。唯贤者明焉,念念精进,追之恐不及。愚者忽忽退然,去之恐不远。此贤愚不同也。学者勉自勤请。奉道之家,或遇灾异、疾病、死丧、官符、口舌,以致不利,何以然也?皆由人愚,奉法不勤,虽知道尊而欲奉之,其情性施行,与俗不别,邪伪不除,欲以邪伪干乱真正,终不可也。邪与正,如贼盗恶人见监伺吏,藏窜无住立处,岂可犯尊,其气自然不通。如何欲与邪相通也!诸此人辈,虽系名奉道,冀道当佑,道不受也。而自谓属道,遇灾急厄,病痛着身,虽望道拥护,道不救也。精邪恶鬼卒所侵害,道不为摄却。而恶人憧愚,殊不能克心改悔,归诚於道,方更背戾,呼道不神。虽不口言,心内怨望。此辈不庄事,变易心肠,巽濡日月,冀脱灾免害,万不一脱。执性了戾,心肠不改,没命之后,悔复何及。愚人痛哉!

山中夜见胡人者,铜铁之精;见秦⑺者,百岁木之精。

贤者正心守道,不可懈惰,当以勤确愚者。自戒庄事,勤修大道,至尊高而无上,周圆无表裹,囊括天地,制御众神,生育万物,娟飞蠕动含气之类,皆道所成所生。道之威神,何所不集,何所不消,何所不伏。把持枢机,驱使百鬼,先天而生,长守无穷。人处其问,年命奄忽,如眼目视瞬问耳。而大道含弘,乃愍人命短促,故教人修善。上备者神仙,中备者地仙,下备者增年。道尊巍巍,何求於人。人不能感存道恩,精勤修善,虽不能及中德之行,下德当备也。而复不及下德,违背真正,不从教戒,但念爱欲、富贵荣禄、色利财宝、饮酒食肉,恣心快意,骄奢盈溢,岂复念道乎。人不念道,道不念人。人之若鱼、道之若水。鱼得水而生,失水而死,道去人虚,何望久生也。要在精进存念。诸贤者欲得保身念行,家居安完,皆去先日所犯过恶,进修后善。若见人有违失之行,转相劝戒,相教改悔,其功报效,应受福无量。勿谓道之无形,不可见为,欲傲慢轻易耳。然欲得恩福,当事精勤,晨夜清静。若有同义遇难,疾病相救,缓急相恤,不得以智欺愚,乘威诈称,假托鬼神,恐吓厄人。不得才有小智,称名自大,轻忽愚人,更相毁告,背向妄论,指摘贤者。不得私情贪狠,敬贵耻贱,乐富弃贫,托望侨气,爱僧二心,欲随情请福,以为惠施,道终不从,鬼不为使,毁败正法耳,反受咎。当同志相求,同法相好。若男女不晓书疏者,专心好道,可请明者,听诵经戒,会在静舍,若堂上扫除,烧香,澡洗洁清,男女别坐,俨然正体安神,精思明听,勿妄华言,倾邪不端,游心他念,玩堕睡寐,劳体自疲,虚苦无益。若能如戒精进不倦,室家受福,天曹吏兵,自来护人,终已无有灾患病痛也。

据《抱朴子外篇》自叙,葛洪于东晋元帝建武中写定《抱朴子》内外篇,则文中秦人之秦非二秦甚明。

万物之中以人为贵。人处天地间,皆知生之日而不知死来之日。善人恶人,富贵贫贱,各自谓寿命终年,谁欲先穷者,人人所不乐也。然恶人过积结罪,罪满作病,病成至死,不自知。唯修善者得福。人生受命,制之在天。天实不言,故在圣人。圣人随世恻隐,不以常存,故遗教戒。教戒者,欲令人劝进,长生全身,保命无穷。人皆能奉法不倦,何但保命,乃有延年无穷之福。此非富贵者货赂求请所能得通也,亦非酒肉祭梼鬼神所降致也。道人贤者,奉敬教戒,精专勤身,先苦后报,其福应也。贤愚贵贱皆同,亦愿其所欲耳。唯道人执志,故能以戒自检,行止举动,爱欲之问,守戒不违,心无邪倾。若见色利,以戒掩目;若闻好恶之言,以戒塞耳;若食甘香之美,以戒杜口;若愿想财宝,放情爱欲,以戒挫心;若趣向奸非,意欲恶事,以戒折足。守之不废,可谓明矣。当劝进愚冥者。愚冥者不能承用,无如之何。以道人常欲有好心,善施惠故也,天道授福。

而且,《抱朴子》还不是最早的记录,《宋书乐志》四明君篇云:

奉道精进,要当勤身,守之当久,治志当坚,精进专念,莫有不先劳后报,度身神仙。故有杨公十五奉道,六十未报,修身不倦,至年八十,功满行着,福报无量。诸贤者奉道,庄事勤身,当如饥渴,欲得饮食;如遇寒暑,欲得易处;如作极,欲得休息;如疲劳,欲眠寐;如愿想,欲有所得。念道奉真,欲得度身,如念此诸所欲,勉身如法不倦,获无灾殃、祸害、病痛、忧患,何愿不得,何福不应也。道出自然,先天地生,号无上玄老太上。三黑混一,为无上正真之道也。道弘大,包含天地,变化万神,微布散在八极之外,内潜毫毛之中,成生万物,制御三天,统三万六千神,大无不覆,小无不入,清虚无为,故能长存,含浊而不秽,故为万物母。天道无亲,惟与善人。善人保之,以致神仙。非富贵者求而能得,贫贱者鄙而无与。能专心好乐,精诚思念,修身行善,则与道合。然世人多愚,好尚浮伪,游身恣欲於群俗之问,须臾之乐,以快腹目,终不能苦身勤念奉道。奉道但当积修功德,谦让行仁义,柔弱行诸善,清正无为,初虽勤苦,终以受福,不与俗同。如人但贪须臾之利,命没之后,身为粪土,魂神同朽。道人与俗相去远矣。何以言之?道人清正,名上属天;俗人秽浊,死属地官,岂不远乎。愚人守俗,不念奉道,可谓大迷也。夫人各有眼目鼻口心意两足,其贤愚之行各异者,目专视利色,耳听言之好恶,鼻悦於甘香之气,口贪五味之美,心专纵恣所欲,两足随意导身趣向奸非。贤者不然,目不视所好,耳不外听邪恶之言,鼻不通臭香之气,口不乐滋味之美,心不想可欲之快,足不趋恶事为非,此道人所行。道人亦知诸所欲为快,以戒制情,故不犯恶。善积行着,与道法相应,受福无极。愚人所知恶速祸,不能专戒,与道相反,何望得福。若欲得福,何不效道人乎!奉道清正无为,惟当精进,修行积善耳。亦无问为限,亦无水火为难,亦无贫贱见逆,亦无豪强相夺,亦无富贵争进,亦无作役负檐之苦,何不壮事专精,奉道勤身乎!道人百行当备,千善当着,虽有九百九十九善,一善未满,中为利动,皆弃前功。治身关念,守戒不废,乃得度世。道人贤者,可勤行焉。

邪正不并存,譬若胡与秦;秦胡有合时,邪正各异津。

大道家令戒

据《晋书乐志》下,《明君篇》作于晋武帝泰始年间。又傅玄《苦相篇》云:

大道者,包囊天地,系养群生,御万机者也。无形无像,混混沌沌,然生百千万种,非人所能名。自天地以下,皆道所生杀也。道授以微气,其色有三,玄元始气是也。玄青为天,始黄为地,元白为道也。三气之中,制上下,为万物父母,故为至尊至神,自天地以下,无不受此气而生者也。诸长久之物,皆能守道含气,有精神,乃能呼吸阴阳。道生天,天生地,地生人,皆三气而生。吕二如九,故人有九孔九气。九气通则五藏安,五藏安则六府定,六府定则神明,神明则亲道。是故人行善守道,慎无失生道,生道无失德。三三者不离,故能与天地变易。《易》称,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父子者,欲系百世,使种姓不绝耳。下古世薄,多愚浅,但爱色之乐,淫於邪伪,以成耳目,淫溢女色,精神勃乱,贪惜货赂,沙气发上,自生百病。至於黄帝以来,民多机巧,服牛乘马,货赂为官,稍稍欲薄,尽于五帝。夏商周三代,转见世利。秦始五溜,更相克害。有贼死者,万亿不可胜数。皆由不信其道。道乃世世为帝王师,而王者不能尊奉,至倾移颠陨之患,临危济厄,万无一存。道重人命,以周之末世始出,奉道於琅琊,以授干吉。太平之道起於东方,东方始欲济民於涂炭,民往往欲信道。初化气微,听得饮食。阴阳化宽,至於父母兄弟酌祭之神。后道气当布四海,转生西关,由以太平不备,悉当须明师口诀,指谪为符命。道复作《五千文》,由神仙之要,其禁转切急,指劲治身养生之要,神仙之说,付关令尹喜略至,而世多愚,心复问问,死者如崩,万无有全。西入胡授以道法,其禁至重,无阴阳之施,不杀生饮食。胡人不能信道,遂乃变为真仙,仙人交与天人,浮游青云之问,故翔弱水之滨。胡人叩头数万,真镜照天,髡头剔须,愿信真人,於是真道兴焉。非但为胡不为秦,秦人不得真道。五霸世衰,赤汉承天,道佐代乱,出黄石之书以授张良。道亦形变,谁能识真。汉世既定,末嗣纵横,民人趣利,强弱忿争,道伤民命,一去难还,故使天授气治民,曰新出老君。古闷鬼者何?人但畏鬼不信道,故老君授与张道陵为天师,至尊至神,而乃为人之师。汝曹辈足可知之,为尊於天地也,而故闷闷,日一日,月一月,岁一岁,贪纵口腹,放恣耳目,不信道,死者万数,可不痛哉!道以汉安元年五月一日,於蜀郡临叩县渠停赤石城造出正一盟威之道,与天地券要,立二十四治,分布玄元始气治民。汝曹辈复不知道之根本,真伪所出,但竞贪高世,更相贵贱,违道叛德,欲随人意。人意乐乱,使张角黄巾作乱。汝曹知角何人?自是以来,死者为几千万人邪。道使末嗣分气治民,汉中四十余年,道禁真正之元,神仙之说,道所施行,何以《想尔》、《妙真》,三灵七言,复不真正,而故谓道欺人,一反哉可伤。至义国损颠,流移死者以万为数,伤人心志。自从流徙以来,分布天下,道乃往往救汝曹之命。或决气相语,或有故臣令相端正,而复不信,甚可哀哉。欲朝当先暮,欲太平当先乱。人恶不能除,当先兵病水旱死。汝曹薄命,正当与此相遇。虽然,吉人无咎。昔时为道,以备今来耳。未至太平而死,子孙当蒙天恩。下世浮薄,持心不坚,新故民户,见世知变,便能改心为善,行仁义,则善矣。可见太平,度脱厄难之中,为后世种民。虽有兵病水害之灾,临危无咎,故曰道也。子念道,道念子;子不念道,道不念子也。故民诸职男女,汝曹辈庄事修身洁己,念师奉道,世薄乃尔,夫妇父子室家相守,当能久。而不能相承事清、贞孝、顺道、敬师、礼鬼、从神乎!今已去天下之扰扰如羊,四方兵病恶气流行,念今日之善,尊天敬神,爱生行道,念为真正,道即爱子,子不念道,道即远子,卒近灾害,慎无复悔,悔当苦在后身。吾晨夜周流四海之内,行於八极之外,欲令君仁、臣忠、父慈、子孝、夫信、妇贞、兄敬、弟顺,天下安静。故民浑浊日久,虽闻神仙之语、长生之言,心迷意惑,更怀不信。或行善未知真正,愚愚相教,邪邪相传,不自屏恶,更相谤讪,君臣争势,父子不亲,夫妇相咱,兄弟生分,因公行私,男女轻淫,违失天地,败乱五常,外是内非,乱道纪纲,至今三天患怒,杀气纵横,五星失度,太白扬光,变风冬雷,彗孛低昂。天垂悬像以示人,人不信道,道志,死者当气在幽谷。《妙真》自吾所作,《黄庭》三灵七言,皆训喻本经,为《道德》之光华。道不欲指形而名之,贤者见一知万,譬如识音者。道在一身之中,岂在他人乎。汝曹学善,夫根本不承经言,邪邪相教,就伪弃真。吾昔皆录短纸,杂说邪文,悉令消之。祭酒无状,故俾挟深藏,于今常存,使今世末学之人,好尚浮说,指伪名真,此皆犯天禁,必当中伤,终不致福也,但劳汝耳。无事自勤苦,不如任心恣意以快。汝不须为天考,不须轻易官法也。化以太平,人当助天为太平之行。天聪明,自我民聪明。中五正则二五定,亦从人为向应耳。诸新故民户,男女老壮,自今正元二年正月七日已去,其能壮事守善,能如要言,臣忠子孝,夫信妇贞,兄敬弟顺,内无二心,便可为善,得种民矣。种民难中亦当助其力,若好生乐道,无老壮端心正意,助国扶命,善恶神明具自知之,不可复为妄想,或以邪伪之人言,言我知道,以道教人。

玉颜随年变,丈夫多好新;昔为形与影,今为胡与秦;胡秦时相见,一绝硏参辰⑻。

诸职男女官,昔所拜署,今在无丧。自从太和五年以来,诸职各各自置,置不复由吾气,真气领神选举。或听决气,信内人影梦,或以所奏,或迫不得已,不按旧仪,承信特说。或一治重官,或职治空决。受职者皆滥对天地气候,理三官文书,事身厚食。○ 奉及诸闲官无文书之职,皆当随时坐起,名荷天官,常处神明之坐,以侨世俗非。忠臣孝子之道,曾不知悉,语闻灾责,已如逢灾遇害,如反怨,妄言奉道无益,此乃有罪三千,从尔如己也。吾昔勤勤忧济汝曹之命,欲令见太平耳,而复求太平耶?昔汉嗣末世,豪杰纵横,强弱相陵,人民诡点,男女轻淫,政不能济,家不相禁,抄盗城市,怨枉小人,更相仆役,蚕食万民,民怨思乱,逆气干天,故令五星失度,彗孛上扫,火星失辅,强臣分争,群奸相将,百有余年。魏氏承天驱除,历使其然,载在河雒,悬象垂天,是吾顺天奉时,以国师命武帝行天下,死者填坑。既得吾国之光,赤子不伤身,重金累紫,得寿遐亡。七子五侯为国之光,将相缘属,侯封不少,银铜数千,父死子系,弟亡兄荣,沐浴圣恩。汝辈岂志德知真所从来乎?昔日开门教之为善,而反不相听,从今吾避世,以汝付魏,清政道治,千里独行,虎狼伏匿,外不闭门。奸臣小坚,不知天命逆顺,强为妖妄,造者辄凶,及于子孙。汝辈岂知其原耶?从比年以来,四方疾病,扫除群凶,但杀恶人耳。其守道乐善,天自护之。如赤子临危度脱,如舌之避齿,汝曹岂复知之耶?诸职自今以后,不得妄自署置为职也。复违吾,中伤勿怨。祭酒治病,病来复差,既差复病,此为恶人,勿复医治之。但当户户自相化以忠孝,父慈子孝,夫信妇贞,兄敬弟顺,朝暮清挣,断绝贪心,弃利去欲,改更恶肠,怜贫爱老,好施出让,除去淫拓,喜怒情念,常和同腹目,助国壮命,弃往日之恶,从今日之善行,灾消无病,得为后世种民。民勿怨贫苦,贪富乐尊贵。汝耳目闻见,从古以来,富贵者久乎?财弃於地,身死於市。以此观之,故谚言:死人不如生鼠。得之在命,求之以道。道隐无名,名者伐身之斧。善行无辙边,欲令人不见其踪迩。为道当治身养生求福耳,而教人以纵己,纵己则人见其迩,伐身之斧利矣。伐身之斧利,则福去而祸来,可不慎欤。可不畏欤。天地所以长久者,以其无为。无为者,无不为也,但使人不见其有迩,乃能为奇耳。俗人辈,汝曹状可笑也。才有小善,欲使人知之;才有粉米之异,欲使人贤之。此皆非道之益,已皆犯禁矣。今传吾教令,新故民皆明吾心,勿相负也。

傅玄为汉晋之际人。

天师教

秦人在汉时已出现,意指汉人,魏西晋时期成为时人习用的典故,并且总是秦、胡并举,此与《天师教戒科经》用词相同。

今故下教作七言,谢诸祭酒男女民。天地混籍气如姻,四时五行转相因。

另外《大道家令戒》谓:胡人髡头剔须,愿信真人,于是真道兴焉,而秦人不得真道。此句反映了一段重要史实,即佛教传入中国初期,汉人禁止出家信佛,所以,信佛的多是胡人,秦人不得真道。《大道家令戒》尊称佛教为真道,也符合初期的实际,即佛、道一开始都被政府视为淫祠,两者互为依托,共同发展壮大。这些都和元魏时期佛、道相争并行的历史格格不入。因此,《天师教戒科经》应是魏晋之际的作品。

天地合会无人民,星辰倒错为人先。二十八宿毕参辰,荧惑太白出其问。

至于具体年代,经文本身还留有痕迹。《大道家令戒》云:

若有改变垂象先,太平之基不能眠。是令轴轲不可言,发言出教心意烦。

诸新故民户、男女老壮:自今正元二年正月七日已去,其能壮事守善,能如要言,臣忠子孝,夫信妇贞,兄敬弟顺,内无二心,便可为善,得种民矣。

走气八极周复还,观视百姓夷胡秦。不见人种但尸民,从心恣意劳精神。

细细玩味,似是在正月七日的会上宣布的家令。正月七日是个很特别的日子,相传为张道陵升仙之日⑼,亦是天师道的三会日。这一点似未引起学者的注意。《犹龙传》卷五《度汉天师篇》引《旨要妙经》云:

五藏虚空为尸人,命不可赎属地官。身为鬼伍入黄泉,思而改悔从吾言。

又三会日,以正月七日名举迁赏会,七月七日名庆生中会,十月十五日名建功大会。此三会日,三官考功过;受符箓、契令、经法者,宜依日斋戒,呈章赏会,以祈景福。

可得升度为仙人,节慎阴阳保爱神。五藏六府有君臣,积在微微为真人。

陆修静《道门科略》云:

神思愁惨不能眠,游戏百姓五藏问。还与真人共语言,心中真人来上天。

天师立治置职,犹阳官郡县城府,治理民物,奉道者皆编户著籍,各有所属,令以正月七日,七月七日,十月五日,一年三会,民各投集本治,师当改治录籍,落死上生,隐实口数,正定名簿,三宣五令,令民知法。其日天官地神,咸会师治,对校文书,师民皆当清静肃然,不得饮酒食肉,喧哗言笑。会竟,民还家,当以闻科禁威仪,教敕大小,务共奉行。

绛黄单衣三缝冠,佩天玉符跪吾前。陈说百姓道万民,功过进退有明文。

《阳平治》云:

阳平治

汝曹辈乃至尔难教,叵与共语,反是为非,以曲为直。千载之会,当奈汝曹何!

教谢二十四治、五气中气、领神四部行气、左右监神、治头祭酒、别治主者、男女老壮散治民:吾以汉安元年五月一日,从汉始皇帝王神气受道,以五斗米为信,欲令可仙之士皆得升度。汝曹辈乃至尔难教,叵与共语,反是为非,以曲为直,千载之会,当奈汝曹何。吾从太上老君周行八极,按行民问,选索种民,了不可得。百姓,汝曹无有应人种者也。但贪荣富、钱财、谷帛、锦绮、丝绵,以养妻子为务。掠取他民户赋,敛索其钱物,掠使百姓,专作民户,修农锻私,以养妻奴,自是非他,欲得功名,荣身富己,苟贪钱财,室家不和,娠咱为先、男女老壮更相说道,转相诽谤,溢口盈路,背向异辞,言语不同,转相说咱,不恤鬼神,以忧天道,令气错乱,罪坐在阿谁?各言秘教,推论旧事,吾不能复忍汝辈也。欲持汝辈应文书,颇知与不?祭酒主者、男女老壮,各尔愤愤,与俗无别,口是心非,人头虫心,房室不节,纵恣淫情,男女老壮不相呵整。为尔愤愤,群行混浊,委托师道,老君太上,推论旧事,摄纲举网,前欲推治,诸受任主者、职治祭酒,十人之中诛其三四,名还天曹,考掠治罪,汝辈慎之。气将欲急,远不过一年、二年、三年之中,当令汝曹闻知,当令汝辈眼见,可不慎之。诸祭酒主者中,颇有旧人以不?从建安、黄初元年以来,诸主者祭酒,人人称教,各作一治,不复按旧道法为得尔。不令汝辈按吾阳平、鹿堂、鹤呜教行之。汝辈所行,举旧事相应与?不吉,吾有何急?急转着治民,次气下教,语汝曹辈,老君太上转相督,欲令汝曹人人用意,勤心努力,复自一劝,为道尽节,劝化百姓。

千载之会正指正月七日的举迁赏会。可见,《大道家令戒》、《天师教》、《阳平治》乃是天师道教主在正元二年正月七日的三会日上发布的系列教戒。

天师五言牵三诗

那么,这位教主是谁呢?胡适认为是张鲁长子富,这是值得怀疑的⑽。富虽为长子又继承了张鲁的爵位,但没有材料表明他是教主。据《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及《汉天师世家》,第四代天师是张鲁第三子盛,张盛被认为在永嘉乱后去了龙虎山,对此学界表示怀疑⑾。永嘉之时,张盛已在百岁以上,如此高龄,确不可能南投江表。

牵三复牵一,披云朗白日。三灾荡秽累,约当被中出。

但是,张盛却实有其人。周进《居贞草堂汉晋石影》录有张盛墓记,题云:

牵三复牵二,荣华不足利。若欲入五难,必令精诚至。

故左郎中邓里亭侯沛国丰张盛之墓

牵三复牵三,酒肉不足甘。洗濯素丝质,界苦就朱蓝。

该碑在洛阳出土,无年月,周进列为魏碑,罗振玉则考其为晋碑⑿。该碑所记张盛与道教之张盛有三点相同:同被封侯、同为沛国丰人、同时代。据《魏志张鲁传》、《南郑城碑》、《大道家令戒》,张鲁有五子皆封侯。据《仙鉴》卷一九,张盛历奉车都尉散骑侍郎,封都亭侯。侯名虽与碑刻不同,但我们知道沛国丰为张良后裔居住地,是张姓第一郡望,在同一时期,同一族人,同被封侯,又同名的,似乎不太可能为两人。因此,我们认为碑刻与道经所记张盛为一人,即天师道第四代天师,《仙鉴》及《汉天师世家》所记并非诬妄。

牵三复牵四,妙法冥中秘。希仰神灵降,一心莫有二。

张盛碑于洛阳出土,据《魏志杜袭传》:

牵三复牵五,道士出蓬户。脱落形骸中,渊玄谁能睹。

太祖还,拜袭驸马都尉,留督汉中军事。绥怀开导,百姓自乐出徙洛、邺者八万余口。

牵三复牵六,年往不可逐。虽无骨问分,训之故宜勖。

洛阳、邺是汉中移民聚居之地,曹操时政治中心在邺,张鲁即居邺并卒于此地。⒀后曹魏政治中心迁到洛阳,第四代天师亦可能迁居洛阳。《三天内解经》云:

牵三复牵七,希仰入九室。披拎就灵训,谊然万事毕。

汉世渐衰,太上愍之,故取张良玄孙道陵显明道气,以助汉世,使作洛北邙山立大法,帝王公臣以下,莫不归宗。

大道妙不远,弘之当由人。忠信成一气,可得脱度身。

天师道二十四治中有北邙治,北邙治当在洛阳北邙山。《玄都律文章表律》云:

三灾运已促,宜早去利欲。中睛渐坚固,灾厄便得度。

律曰:于洛阳靖,天师随神仙西迁蜀郡赤城,人浊不清,世浑不平,于是攀天柱,天门,新出正一盟威之道。

心罪宜详除,勉力可为则。过五难,众愿咸可得。

柳存仁先生认为发布《家令戒》之天师本驻洛阳靖⒁。《登真隐诀》卷下《诵黄庭经法》正一真人三天法师张讳告南岳夫人口诀下注云:

恨无自然分,缠绵流俗问。归长生,庶得厕群贤。

天师于洛阳教授此诀也民间杂事者云以夫人在世,尝为祭酒故也。

正一法文天师教戒科经竟

南岳夫人即魏华存,晋司徒魏舒之女。王明先生考证,魏华存约在西晋太康九年左右得到《黄庭》草本⒂。据上所述,魏晋之际第四代天师张盛确驻洛阳,《大道家令戒》、《天师教》、《阳平治》应为张盛在三会日上发布的系列教戒。

张盛碑在洛阳的出土,表明张盛并未南下江表。据《仙鉴》及《汉天师世家》,第五代天师为张盛长子张昭成,《仙鉴》卷十九于张昭成传末注云:

一云晋初得道,至成帝咸康年中仙去。

本文由阿里彩票官网发布于宗教,转载请注明出处:的时代及与,正一法服天师教戒科经

关键词: